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兩岸藝文新聞 > 冒險與書寫-淺談潘樵的探險文學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新聞部silence 時間:2014-02-21 人氣:

冒險與書寫-淺談潘樵的探險文學

冒險與書寫-淺談潘樵的探險文學

文◎吳平

在台灣提及探險文學,我第一個會想到的是徐仁修,他是荒野協會的創會理事長,許多蠻荒探險的著作不但膾炙人口,而且讀來令人充滿驚奇、想像與嚮往,包括《月落蠻荒 尼加拉瓜》《季風穿林 菲律賓》《英雄埋名 西爪哇》《赤道無風 北婆羅洲》及《罌粟邊城 金三角》等等。

而潘樵,這一位活躍於南投縣的藝文工作者,近幾年來也開始涉入探險文學的領域,而且還交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來,令我有些意外。潘樵會畫畫、會寫文,而且是知名的文史工作者,近幾年來卻因為機緣的使然,讓他一腳踏進生態觀察與記錄的領域,而且還陸續出了幾本書,包括《鄉下老師閒賢沒事》《蛙現台灣》及《台灣尋櫟記》等等,並且還分別得到行政院環保署小綠芽獎及新聞局金鼎獎的肯定。

其實,要進行生態書寫就必須到山林野外,必須用雙腳去實際走踏,才能寫出自然最真實的樣貌,因此,這絕對不是坐在書桌前就可以完成的事情。記得潘樵在《蛙現台灣》的新書發表會上表示,有三種人不適合玩青蛙,分別是怕黑、怕蛇及怕鬼,因此不難想像,為了要尋訪台灣33種蛙類,他經常得獨自一人在漆黑的山林水澤間冒險,問他怕不怕?他說他其實也怕得要命,但是為了達成任務,他必須學會假裝不怕,或者跟害怕和平共存。

好不容易完成了《蛙現台灣》一書,大家原以為他會歇息一會兒再出發,但是沒想到,他又馬不停蹄地著手進行「台灣殼斗科樹木」的尋訪,於是從動物轉成植物,從33種到50幾種,從夜晚出門換成白天上山,這種看似自我挑戰的行為其實愚蠢得很,別忘了,潘樵是讀電子的,他之前的身份是藝文工作者,光是要辨識台灣所有殼斗科的植物就讓他一個頭兩個大,但是他卻能夠在短短的一年2個月就完成任務,在台灣各地的山林間與殼斗科的樹木熱情地對話,不僅讓人跌破眼鏡,也讓台灣的生態界對他印象深刻。

雖然在尋訪殼斗科的過程中,他不必再摸黑、不用再怕鬼,但是在山林野外,危機其實並沒有減少,恙蟲、毒蛇、虎頭蜂、螞蝗及落石等等,始終在大自然中虎視眈眈著,因此儘管白天上山,但是辛苦與險阻卻始終如影隨行。如果你問潘樵,在尋找殼斗科的過程中,那一次的印象最深刻,他會告訴你,去出風鼻找台灣石櫟最痛苦、去太平山找山毛櫸最辛苦。

台灣石櫟只有在屏東縣滿州鄉的出風山一帶才有,學術界通常都會選擇從欖仁溪進入,但是當地螞蝗(吸血蟲)十分猖獗,為了避開螞蝗的攻擊,潘樵選擇從海邊繞道前往。雖然當時是春天二月,但是在濱海的陽光卻毫不客氣,惡毒得與酷夏沒有兩樣,因此那是一趟備受煎熬的旅程,跟著潘樵一同前往的妻兒是這樣形容的:「出風鼻在遠遠的地方,雖然看得到,但是卻一直走不到。」而且到了出風鼻的岬角之後,還得爬上一面垂直的崖壁,並且穿越一片遼闊的草原才能接近出風山。回來之後潘樵的手臂及背頸都脫了一層皮,但是他卻笑著鼓勵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出風鼻看看,因為那是台灣最美的秘境之一。

至於太平山的山毛櫸,那是冰河時期遺留下來的植物,珍貴得很;那一次,潘樵在凌晨4點就從埔里出發,開車經過6個小時才抵達太平山的翠峰湖畔,接著在泥濘的山徑上來回走4個小時,才順利地目睹山毛櫸美麗的身影,而隔天,他又轉往向來以山勢驚險而聞名的石碇皇帝殿去尋找白背櫟,如此不辭辛勞地長途奔波,在朋友的眼中他豈止是愚蠢,他根本就是瘋了。

因此在民國101年6月,當他完成台灣殼斗科的尋訪計畫並且出版《台灣尋櫟記》一書之後,我們都以為他會有所收斂,而且在他的新書發表會上潘樵自己也表示,接下來他要把時間留給家人及故鄉,他不會再像之前那樣,瘋狂地在台灣島上進行其他的調查計畫,但是言猶在耳,民國101年的年底,他卻接下首任「國姓鄉駐鄉作家」的職務,開啟他另一次的探險之旅,看來,潘樵血液中的冒險因子始終是翻滾不歇啊。

基於對國姓鄉的一份關注與情感,潘樵擔任駐鄉作家之後,選擇溪流作為他探訪及書寫的對象,於是在民國102年,他利用假日到國姓鄉進行溯溪之旅,從下游走到上游,並且將沿途美麗的風景、人文、物產及故事都寫成文章,這樣的方式不但不輕鬆,而且還充滿挑戰和危險,因為他在溯溪的過程中,必須去面對毒蛇、毒蜂、落石及激流等威脅,還得手腳並用地跋涉山水或是攀岩渡潭,對於已經不再年輕的潘樵而言,這是何等艱辛的任務啊,然而一年過去了,他不但順利地走完國姓鄉的各條溪流,而且還如期地完成《溯訪國姓》一書,讓人們再一次見識到他旺盛的毅力與創作能量。

從《蛙現台灣》《台灣尋櫟記》到如今的《溯訪國姓》,潘樵選擇一種實地踏察的方式來進行書寫,這與他之前的創作模式有極大的不同,而他踏察的地方不是人跡罕至的水澤溪流就是荒山叢林,充滿著各種不確定的威脅,但是他憑著毅力與耐心,逐一地完成自我設定的目標,於是在冒險與書寫之間,我們看見潘樵正有意無意地開啟了一種全新的創作風格,屬於探險文學給人既精彩又驚喜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