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宋玉 時間:2015-09-18 人氣: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

(全民專欄/宋玉)宋楚瑜在前參選總統二次失敗。失敗為成功之母。客觀研析前二次累積的參選失敗經驗, 宋楚瑜肯定己尋覓到成功的「母親」。

宋楚瑜第一次失敗是在2000年,當屆三位主要候選人連戰、宋楚瑜、陳水扁都不是在職總統尋求連任,故行政干與較少,操控棄保較難。三位候選人公告的得票數:陳水扁4,977,737,宋楚瑜4,664,932,連戰2,925,513。

綜合分析,宋楚瑜在該次選戰中已自興票案的誣陷,堅強再挺立,但最後仍功敗垂成。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是假民調誤導,使部份選民相信宋楚瑜沒有當選機會,投宋等於投廢票,產生部份棄保效應;其二、是陳水扁的陣營有作票。有一作票者經檢察官起訴,一審判決一年六個月徒刑。商業周刊出版「兩千年大選作票」一書,具体舉證作票的事實。僅估計作票部份,宋的選票就不只流失三十萬票,足以翻轉勝負。換言之,兩千年大選,實際當選者應是宋楚瑜,而不是陳水扁。

宋楚瑜的第二次失敗是在二零一二年,當屆三位候選人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馬英九是在職總統尋求連任,他又兼黨主席。宋楚瑜失敗原因很明昭,就是馬英九陣營策動了全面的「棄宋保馬」。當時宋楚瑜必須連署才能獲參選資格。他雖獲高達44萬5864人連署,但開票結果僅得36萬9588,還低於連署數。這是排山倒海的黨政媒体合縱「棄保效應」所致,任誰都莫能禦。

二零一一年五月台灣商報刊出「省長我們要你當總統」,透露了民眾渴望宋省長復出,領導我們已陷入風雨飄搖的國家。在九月下旬宋楚瑜確定參選,馬陣營立即啟動「棄保」大攻勢。首波是運用傳媒,由具媒体領導地位的王健壯於九月二十九日點火導引。大陸中評社同日同步報導:

「中評社台北九月二十九日電/中國時報前社長王健壯今天在該報撰文指出,宋楚瑜最近被親綠媒體奉若上賓,獨派團體也替他跑腿連署,但綠營“捧宋打馬”的策略即使奏效,宋楚瑜仍然不可能當選“總統”,最多祇會讓投票結果出現所謂的“奈德效應”。

“奈德效應”Nader Effect)就是“敗事者效應”(Spoiler Effect)。一個小黨或獨立候選人,雖然勝選機會渺茫,但在一場兩大黨實力相近的選舉中,這個候選人卻很可能會瓜分立場相似候選人的選票,而讓立場相異候選人漁翁得利;這種候選人被稱為敗事者,他對投票結果的影響也被稱為“敗事者效應”」。王健壯先造假將宋抹綠,再污衊他是「敗事者」,重重包裹然後棄置。理應中立公正的新聞工作者, 用這款惡毒手段摧毀候選人, 全世界只裸現在台灣。

宋陣營對此突來的「王」文很錯諤,但認為兩千年的「棄保」,帶來陳水扁的八年貪瀆執政,民眾應已知「選賢與能」,不會再受騙了。因而,連反駁都沒做。嚴重錯估了此一「邊緣化」的毒招,導致支持宋的絕大多數選民誤信宋只會造成「敗事者效應」,而「投宋等於投廢票」。最後大意終究痛失了荊州,宋楚瑜慘遭滑鐵廬。

今年八月六日宋楚瑜宣布參選,各方看好,有近乎兩千年大選的起步聲勢。同一位中國時報前社長王健壯又立即發難開火。於八月十六日王健壯發表長文,同樣指責宋楚瑜只會造成「敗事者效應」即所謂“奈德效應”。與上次略為不同,他不在中國時報而在聯合報發表,也沒有中新社的同步。「王」文欲使人不當選的劣招,仍同樣舉世僅見於這島國。摘要其文:

「有一種植物叫多年生植物,有一種政治人物,或說政治動物,則叫多年生候選人,宋楚瑜即屬於此一類型。『多年生候選人』(perennial candidate)也可譯為『常年候選人』,是指一位政治人物鍥而不捨競選某一特定公職,但卻從未獲得勝選。美國最著名的多年生候選人,有現年八十一歲的奈德(Ralph Nader),他參選過五次總統選舉。

美國因為是兩黨政治,這些多年生候選人的得票數通常都很低『奈德效應』也因此被稱為『敗事者效應』。

台灣最著名的多年生候選人是宋楚瑜。自一九九六年以來,民選總統祇舉辦六次,他就參選了四次。別人嘲笑他無役不與,他卻說林肯選了六次,他還沒打破他的紀錄。但事實上,林肯雖然選州議員失敗一次,選聯邦眾議員失敗兩次,選參議員失敗兩次,選副總統失敗一次,但他祇選過兩次總統,而且兩次都當選,宋楚瑜以林肯自況,不但有誤導之嫌,也不知其何所云乎哉。『奈德效應』雖是『敗事者效應』,但『宋楚瑜效應』卻祇是『收視效應』而已。」

王健壯四年後,仍只再炒回鍋的「奈德效應」。王健壯利用台灣選民對美國政情不甚瞭解,搬弄英文詞彙,造假情愚民惑眾。事實是美國兩黨政治形成己久,且黨提名候選人均經由普選。因而才會產生「兩黨的提名候選人」之外,任何獨立參選者都難期當選。在台灣政情迥異,全人口加入政黨者比例極低。且國民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均沒有經黨員普選。尤其國民黨的提名洪秀柱,竟然是由幾位中常委「鼓掌通過」,反民主的程度,實在欺人太甚!宋楚瑜於兩千年計票己逾四六六萬票,實際得票應己當選。王健壯做為知識份子,明眼說瞎話指宋楚瑜是「多年生候選人」,不但極盡侮衊,且蓄意誤導選民,危害台灣民主前途,居心叵測。

宋楚瑜所述明指的是「林肯參選但落選」的次數,王健壯卻故意扭曲為「參選總統的次數」,再數落宋楚瑜「不知其何所云乎哉」。就在此「王」文中,王健壯將二零零四宋當「搭擋副總統」,計為「參選總統」次數。還將參選過總統二次故意說成四次。但明指林肯「選副總統失敗一次」,卻知道不能計為「參選總統」。「自一九九六年以來,民選總統祇舉辦六次」,他明知祇舉辦「五次」,卻硬要造假是「六次」。只為了指摘宋楚瑜「就參選了四次」。藉此將最優勢卓越的候選人,羞辱為「台灣最著名的多年生候選人」。這種算計才是「操弄媒体誤國害民」,才是「不知其何所云乎哉」!

自二零一二至今台灣又虛耗空轉了近四年,主因當然是台灣沒有具「領導能力」的領導人。民進黨的陳水遍八年; 國民黨的馬英九八年,百姓怨嘆,夠了就是夠了。台灣人民當然醒悟了,王健壯等一干人的陳腔爛調,希望不會再譁眾,再毀損了一場攸關國家前途的大選。二零一六年的大選, 候選人己幾乎確定是宋楚瑜、蔡英文、洪秀柱。三位都各具優越。這三人中將有一位出任總統,最重要的關鍵決擇應是誰最具有引領全國的「領導能力leadership」?

依經歷,宋楚瑜當過省長,且展現了卓越的領導;蔡英文當過行政院副院長表現了優秀的輔政;洪秀柱現任立法法院副院長呈現了傑出的議政。論學歷,除學士學位外,宋楚瑜獲有政治學碩士、國際關係碩士、政治學博士,蔡英文則獲有法學碩士、法學博士,洪秀柱獲有教育碩士。三位候選人中,僅就學歷、經歷而言,宋楚瑜在政治的「領導能力」上,顯然是勝出。宋楚瑜自是台灣當前最需要的政冶領袖人才。對選民而言,我們是在選聘公僕。同樣薪資條件下,我們當然要選具有最優學、經歷,且忠勤可靠者。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答案已很簡明。

台灣亟需具有政治「領導能力」的總統。在這方面,宋楚瑜學、經歷皆優於另二位候選人。且宋楚瑜勤政親民,克苦耐勞。他攀登過台灣每座高山,遠涉至台灣每個離島。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是為了明察並解決百姓的疾苦。這款精神與毅力,另二位候選人尚未做到,恐怕來日也難予達成。二零一六年選局,仍會有「以假鬧真,謠言惑眾」的烏雲密布,但多數選民已具自主性判斷,當能撥雲見日,做客觀公正的投票。

自宋楚瑜宣佈將於二零一六參選,立即有尚黑的政客發動媒体嘲笑譏諷宋楚瑜屢遭敗選,當然他們奢望他會不堪受污辱而退出。事實是宋楚瑜只參選過總統二次。況,有恆為成功之本,能在那裡跌倒就在那裡站起來,是值得尊敬的。國際上許多偉大的政治家都是在成功之前,屢經多次挫敗。很少像陳水扁、馬英九,初次參選總統就獲得台灣選民掏心掏肺的支持,且順利連任。應是因為當選輕易得來,兩人反而不知珍惜。扁馬二位的表現實在太差強人意,或壞蛋,或笨蛋,均上了國際媒体。選民心中有被馬扁騙的無奈傷悲。

世上很多令人感念的政治領袖,幾乎都是屢經挫敗。林肯就是一範例。林肯於一八五六參選共和黨副總統提名,得票不到一百張,他備受嘲笑戲謔。四年後,一九六零他參選總統獲高票當選, 成為史上最偉大的領袖之一。他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理念,也成為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思想。

盱衡當世,宋楚瑜雄才大略又勤政親民,與巴西前總統Lula da Silva 較屬同一類型。Lula於2003年當選巴西總統。之前,他曾參選總統三次均遭慘敗。

他在總統任職中,致力發展經濟,使巴西兩千萬人脫離貧窮成為中康,巴西躍昇為世界第八經濟強國。2009年G20高峰會,美國歐巴馬總統公開讚揚他,是“地球上最受歡迎的政治家The most popular politician on earth"。2010年時代雜誌選他為「世界最有影嚮力的領袖之一」。

Lula參選總統落選過三次,宋楚瑜也落選過二次。台灣歷經近十六年的空轉,正需要像Lula這樣的總統。平心而論,台灣三位總統候選人中,宋楚瑜最具備如Lula的政治閱歷及領導能力。

在兩千年,污衊宋楚瑜權謀的陳水扁當選了,卻貪瀆權謀誤國,在二零一二年,馬英九以千鈞大力丟棄了宋楚瑜,保位連任後,卻似無羽毛之力用以治國。陳、馬兩人勝算了宋,卻不能勝任奪得的大位。當年為廢「省長宋楚瑜」而廢了「台灣省」,理由是中華民國只是台灣省加上台北市,不可容台灣省大到等同中華民國。

然而,台灣卻有一政治奇蹟,就二十四年來總統全數由卸任的台北市長出任,概括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但當過大到「等同中華民國」的台灣省省長宋楚瑜,則獨徘徊總統府門外。這三位「市長」總統以北市為重點治國,結果全國發展成了「北上南下,東倒西歪」的畸形。被忽視、被牲犧的,當然是原本的二千萬台灣省民。一位文化部長還說到南部出巡,要穿髒髒的布鞋才符合南部的人文。

二零一六年大選將屆, 台灣選民當能明察國運民脈所繫,給台灣一個中興的機會,台灣選民當能選賢與能,還大家的「台灣省長」宋楚瑜一個公道。宋楚瑜七十三歲參選,一九八四年美國的雷根也以七十三歲競選連任。這三十年來,人的平均壽命約延長九年,因而現在的七十三歲約只是雷根年代的六十四歲。

在美國大選辯論,雷根被質問七十三歲當總統是否太老?雷根笑答:

"I will not make age an issue of this campaign. I am not going to exploit, for political purposes, my opponent's youth and inexperience,(我不會以年齡做為此次選舉的議題。我不會,為政治目的,掀揭我的對手年輕缺乏經驗。)”

後來,他又解釋,當他瞭解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所說:”We should never judge a president by his age, only by his works.(我們判斷一位總統絕不應以他的年紀,而應只以他的做事。)”,他就放心了。

雷根明白「年齡增長而累積的智慧有助為政」;但反批對手「年輕缺乏經驗」,也有失公平。他認同傑佛遜的說法是公允的。台灣的大選也應如是,因為歧視年齡、性別是絕對不當。

於1980,共和黨雷根挑戰在任的民主黨卡特,蓋洛普的民調是39對47,雷根遠遠落後。那時期認定自己是民主黨的美國人約達43%,共和黨只有24%。因此,雷根幾無勝算,但雷根力排謀士獻策,而自己決定以「leadership領導能力」為競選主軸。卡特是好人,人格毫無瑕疵,但確缺乏雄才大略的領導能力。

美國在雷根執政下,國內經濟復蘇了。國際上,隔離親人的柏林圍牆,未動干戈就在歡欣的眼淚中,永遠消逝了。當年美國多數選民決定以「領導能力」重於一切,而超越黨派將票投給雷根。歷史證明美國選民這一決擇是正確的。

在選舉中,負面的攻訐會很多很多。尤其學經歷均俱優勢,且思維清楚,辯才無礙的候選人,自是貪贓政客圍剿摧毀的標的物。王健壯的上揭黑文,就是一典型的專事毀損優越候選人的伎倆。但選民自可據事證明斷是非,輕易就可洞察其計。

當然有人會質疑,現在看來宋楚瑜是三人中較優越的政治家;但他當選後,會不會蛻變為橫行霸道的「政客」?這疑問,就像質疑:蔡英文當今是民進黨的天之驕子,正如當年國民黨的馬英九。當選後,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馬英九」?洪秀柱現在是正義凜然的立法委員,詞鋒銳利,就像當年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後,會不會是另一個「陳水扁」?這些憂慮應是杞人憂天,但也都有可能發生,提出質疑也未逾常理。因為人都會變,尤其掌握權勢之後。但做為選民不能只以「猜測」、「預設」來否定目前的任一位候選人。

林肯在一次對公民的公開演講:「每個人都應有堅韌不拔、百折不撓、勇往直前的使命感。努力奮鬥是每個人的責任,我對這樣的責任懷有一種捨我其誰的耐心、毅力和信念」。做為候選人理當如此。在這次大選中,宋楚瑜出身美國名校的政治學博士,曾身膺九成省民所肯定的惟一民選省長。他應明確展現他具有卓越的「領導能力」。他必須捨我其誰,為民主政治樹立勇於承擔的風範。

更重要的,做為二零一六台灣關鍵大選的選民,在選舉時必須超越黨派,公正履行選賢與能;選舉後,更須為防杜貪贓枉法而嚴謹實踐監督,必要時直接行使罷免權,或由民代行使彈劾權。「努力奮鬥是每個人的責任」,選民也必須秉持這一信念,勇往直前為維護清明廉能的民主而奮力。台灣的民主政治,才可能擺脫沉淪的漩渦,台灣也才會有光輝的明天。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

▲2016總統大選,為什麼票應考慮投給宋楚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