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生活隨筆之4》長照、愛情與文學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分享到微博! 來源:全民專欄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7-05-17

《生活隨筆之4》長照、愛情與文學

(全民專欄/陳天授)日前瓊瑤為夫婿平鑫濤該不該插鼻胃管議題引發社會的討論,也讓我們的政府更關注現在日趨嚴重的老年人長照問題。這是因為瓊瑤日前揭露,先生平鑫濤住院一年多以來,道盡她是79歲老人照顧老人、長照之路的艱辛。

瓊瑤與平鑫濤結縭近40年,平鑫濤已經住院400天,近兩年瓊瑤勤跑醫院探視他,也看遍醫院裡的臥床老人。瓊瑤認為他們雖然失智、中風,或是因其他重症而無行為能力,也無法表達了。但他們的軀殼依舊會讓他們痛苦。那是多麼殘忍的最終一段路!

瓊瑤也在臉書透露,近幾年平鑫濤的身體健康每下愈況,讓她從「被保護者」轉變成「保護者」,長期照顧平鑫濤也讓她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但她眼見摯愛的平鑫濤痛苦呻吟,她錐心:「我覺得我和鑫濤之間,那漫長的五十多年,始終有條繫得緊緊的線,讓我們分不開,也逃不掉,現在,這條線已經不見了!他不再愛我了,我,不是在他失智時失去他的,是在我背叛他時失去他的!我再也感覺不到他的愛,他的溫柔,他的體貼!五十幾年的相知相許,在此刻化為輕煙,不用等到他離開這世界,我已經失去了他!」

但當她眼見平鑫濤插管後,她自覺背叛,她認為要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價,竟萌生尋死念頭。但是平鑫濤的兒女則強調,父親是失智不是病危,父親雖然說話不清楚,但仍對周遭給他的愛有感覺與反應,裝鼻胃管也是遵照醫囑,不忍看到父親再像之前那樣,因為無法用藥而痛苦呻吟,還說照顧父親,對她來說是歡喜的事,也看見父親仍和病痛奮鬥中,「生命有其自己的節奏,端看本人是否有放下」。

有關上述平鑫濤因罹患失智症,引發對於是否鼻胃管進食的爭議。根據去(2016)年1月公布,但於2019年1月才開始要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第十四條規定,於病人符合末期病人、不可逆轉的昏迷、永遠植物人、極重度失智、以及其他經公告之病人病況或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無合適解決方法時,醫療機構或醫師始得依病人所預立之醫療決定終止、撤除或不實行維生治療或人工營養。該條文對於「極重度失智」或「極度痛苦」等情事的認定仍存在許多爭議,可以透過專業團隊來建立客觀標準。

根據報導,瓊瑤和平鑫濤都是二婚,平鑫濤和瓊瑤的愛情發展讓他們愛到不顧一切,1979年平鑫濤和瓊瑤結婚了。瓊瑤她說:「我錯了,錯在50幾年前不該把我的《窗外》寄給皇冠,錯在也不該從高雄北上讓鑫濤來接我,讓他認出我來,我錯是錯在那時候,不是現在。」

回溯1970年前後,瓊瑤出版的《窗外》這本小說,可說是我們這些屬於二戰後出生,當時正是年輕的學生,很喜歡閱讀的作品。記得我高中時期的閱讀瓊瑤《窗外》小說,和李敖發表〈没有窗,哪有《窗外》〉的評論文章。而且在進入輔仁大學,一、二年級生的時候還特別修了瓊瑤父親陳致平教授開設的《中國通史》課程。

瓊瑤小說在華人地區的普及化程度,也擁有眾多的讀者。她受到歡迎的程度,也不禁讓我聯想起15日剛過世的藝界大哥級人物豬哥亮。我們暫且不論豬哥亮生前的嗜賭、躲債、受槍擊和多次婚姻等爭議性話題,我們只單純從豬哥亮節目給庶民觀眾帶來的歡笑,台灣社會自會給他一定的評價。

評論藝術和文學的高貴或不高貴,如果從瓊瑤文學作品和豬哥亮歌廳秀節目的受到讀者或觀眾歡迎程度,社會也自會給她們一定的評價。

陳天授老師

▲陳天授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