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政經論衡之18》美國移民問題面面觀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來源:全民專欄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8-06-27

《政經論衡之18》美國移民問題面面觀

(全民專欄/陳天授)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強烈主張要剝奪無證移民的法定訴訟程序,宣稱自美墨邊界非法入境美國的民眾是入侵者,必須立即遣送他們回去,不必經過審判或法官聽審。川普指出,不能任由這些人入侵我們國家,而且大多孩童沒有父母陪同入境,這對於那些等候經年,而合法程序的移民者來說,這個政策非常不公平。

美國爭議移民問題的起始,也不是自川普當上美國總統才出現。就美國較近期以來發生的移民問題說來,這項以拆散親子來嚇阻、懲罰非法移民的分離政策,就曾在小布希與歐巴馬總統任內即已浮上檯面,但因顧及嚴重違反人道的精神,而未加以施行。這當然也是為什麼目前川普的移民政策,會被批評既不合法,而且違憲的主要原因。

尤其檢視川普自今(2018)年5月初以來,開始執行逮捕所有越界的非法移民成人,迫使他們與孩子分離。這項對無證移民實施的「零容忍」(zero tolerance)政策,任何非法越過美墨邊境的移民都必須被起訴,導致移民家庭的孩童和父母必須被分開安置。

但孩童被關在鐵籠內,哭泣著要找爸媽的哀傷畫面,引發外界的一片撻伐聲,也讓美國的國際形象從「人權捍衛者」淪為「人權踐踏者」,迫使川普不得不中止這種不合乎人道的做法。

就美國較遠期之前發生的移民問題說來,移民問題對美國發展的歷史,並不如現在川普所認為全是貧窮、犯罪、吸毒等外部成本(external cost)的問題。我們回溯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歐戰結束之後的大量歐洲人遷往北美地區,而在這大多數移民中是富國中產和中低產家庭,包括英國、德國的移向美國、加拿大等空曠國家。也因此帶來大量資金流動、創新技術移轉,和企業開辦等等的外部利益(external benefits)項目,促進了美國國力的發展。

所以,美國移民問題的刑事起訴應該局限於有其他犯罪,而不能無限上綱到非法入境的移民。政府為解決非法入境移民的最好的作法,就是釋放這些家庭交給擔保者,或者將他們安置在社區機構,既節省經費又合乎人道。

然而,我們也從近年來日趨嚴重的移民問題,諸如非洲、中亞國家的非法移入歐盟國家,尤其是對移民採取接納政策的德國,以及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大量湧向美國的現象中,凸顯全球資本主義的政治與經濟所帶來問題,這包括:

第一、移民問題,無論是否為經濟性移民,已顯示各個國家想要單獨負起維護邊境安全的能力極其有限。即使是加強監督的國家,如美國、德國也無法有效阻止非法移民的湧入,乃至於影響國內的政治經濟發展。

第二、移民問題,在國際間試圖控制或協調移民政策的努力,表示各國家已經承認國家自主與主權本質的轉變,這正需要透過跨國性或區域性的合作方式來解決問題。

第三、移民問題,已經改變可行的國家政策選項,和形塑這些政策過程之中所有政經利益與成本之間的平衡。同時,在國內也出現了新形態的政治利益集團與民粹主義論調。

如今,美國所面臨移民的問題,不禁讓人懷念起美國加州與墨西哥邊境原本通行無礙的關係,直到1929年美國才規定無文件移入者違法,導致情況起了變化,但那時候加州的季節性農工已有7成到8成是墨西哥人,形成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在其小說《憤怒的葡萄》所描述「流動雇農」的情節,非法墨西哥移民扮演加州鄉村經濟發展的支柱。

儘管川普強調「美國優先」的現實經濟民族主義,對於非法入境美國的移民採取不近人道、不符人情的手段,但是國會還是有人準備提議支持通過兒童時期即非法入境美國的無證移民,針對這些所謂的「追夢人」提供暫時性保護,來彰顯有移民開拓美國的歷史,才有今天美國是一個尊重人權國家的傳統價值。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

2017國際數理學科奧林匹亞競賽代表團及教育部辦理頒獎典禮
教育部體育數2018水安嘉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