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中華民國應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黃炎東 時間:2019-05-29 人氣:

中華民國應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

(台灣TB新聞網/黃炎東)我國政治的體制該走到那個方向,是一直以來各方議論的焦點,體制決定了國家發展的走向,也決定了國家的命運,茲事體大,各方應速定一個完善的規劃然後施行。

首先來論我們這部中華民國憲法是根據國父孫中山先生所發明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而制定……「永矢咸遵」這在憲法制定之前言已開宗明義有約定,套一句法律術語「眾人皆知之事實無庸舉證」,國父思想、三民主義是我中華民國立國精神且教育部也曾列為大學專科院校必修課程。試問是在何時由何人主導將大學專科院校的國父思想、三民主義之必修課程取消的呢?

我是台大第一屆法學院三民主義研究所(國家發展研究所)畢業生,且在取得法學博士學位後,承蒙台大恩師們之厚植才得以進入台大法學院三民主義研究所(國家發展究研所),開授國父思想、憲法、政黨政治與選舉、中央與地方權限劃分、憲政改革等專題課程。但忽然有一天上級通知我說:「國父思想」那門課程停開了,一時間令人大惑不解,幸好我於學術上的專長上還有法律、企業管理等第二領域之研修,且有不少之專書及學術期刑論述之著作,經得起這一波的學術大考驗,改教授法律課程,否則我早回故鄉屏東恆春車城種田去、過著田野耕作的農夫生活(這還託皁期政府實施三民主義的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政策,尚有幾分薄田可做),因而我才得以繼續在台大任教幾近卅多年,能到現在(民國108年5月29日)還能施展所學,在有關學府報效國家社會呢?

此事關乎國家憲政變遷與修法問題,應不只是影響個人專業與生活問題,而是關係我國憲政永續發展的重大課題,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政黨輪替本就是很正常的事,那是民意的具體表現,但若涉及憲法之更動,就得審思明辨予以慎重處理了,這是不分朝野全民都應加以正視,且必須合於憲法理性地加以探討、研商妥善地予以解決才是。

筆者認為正本清源,名正則言順,因此無分朝野,全民應正視國父思想、三民主義的闡揚乃是我們須重新思考的重大課題,因為沒有國父孫中山先生發明三民主義,號召仁人志士,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何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的建立?而國父思想乃是中華民國憲法制定的依據,是當時由全國各省縣市選出的制憲國大代表(含各黨各派)所建立的共識,中華民國憲法第一條,就開宗明義說中華民國是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共和國,所以憲法的制定是原自民意的共識,若連憲法第一條都不遵守,不重視,何又何能冀望其遵守、重視其他的條文呢?其理自明,無庸置辯。

從我就讀師範學校時至今,就一直不斷自修研究各種法律,且拜師學藝,追隨這方面學術專業領域大師,長年從事教學研究,並在學術及實務機關或企業部門力行實踐,當中也深切體悟到依法治國的原理原則,乃是權力分立與制衡、依法行政、依法審判、比例衡平原則、法律優位原則、法律保留原則、信賴保護、法律不溯既往原則、法律正當程序原則、證據栽判主義……等法理精義所在,這對一般真正了解民主憲政真諦者而言,他們都會加以遵守且奉行之,但對那些若干無法了解或是刻意去違背憲法者,能了解這一憲政法理之真義所在嗎?更有甚者將法律視為無物,嚴重扭曲法律是政治的最後一道防線之本義,使公理正義致而沉淪,民主憲政陷入危機,很難達到權力分立與制衡,權責相符之憲政功能。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學者,但據多年法學與憲政研究心得,中華民國憲法的五權憲法,行政、立法、司法若缺少了考試權、監察權這兩權,國家憲政的運作是會大大地失衡的,即使朝野協商建立共識,末來我國憲法中央政府制度,無論改為總統制、內閣制或仍就現行的雙首制加以改良(如總統選舉改為絕對多數制,或恢復閣揆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亦就是正如我在多年前在正中書局出版的《新世紀台灣憲政體制與政黨政治發展趨勢》、五南書局所出版的《憲政思辨》及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憲政變遷與體制改革》、博客思出版社及蘭臺出版社等,所出版的有關法政幾部書籍中,所提出的論述,也都一再的論述到考試、監察兩權,實在有存在之必要,不但要加以保留且應予以研究探討,如何改良以增益其憲政功能,其實世界上很難找到一部十全十美的憲制體,且適合甲國的未必適合乙國,否則橘逾准變枳,水土不服,難以適應,無法真正發揮應有的憲政功能,因此筆者認為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皆各有其特色,我們絕不能武斷的論辯其優劣,而只能說那一種憲政體制較適合我們,較能達到權力分立與制衡,且又能權責相符,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以確保國家的長治久安,才是最重要的。

諸如這樣事關重大的問題,關係著我國民主憲政未來的優質良性發展與同胞幸福生活至深且鉅,最近有鑑於身為長年獻身法政教育的學者良知,且有感於近期間諸若干先進朋友們深切關心此一重大議題,因而不揣我個人之淺陋,撰著本文,誠如英國的知名學者戴雪在《英憲精義》一書中曾引述英國的一句格言:「憲法不是造成的,而是成長的」,日本當代憲法大師小林直樹亦曾指出:「憲法既然是屬於法律之類,就如其他法律會隨社會變遷而變遷」,因此如何建立一個真正符合權力分立與制衡,權責相符的新世紀憲政體制,並能為國家帶來長治久安的選舉制度與良性政黨競爭之政治體性與優質的民主文化,在在皆是朝、野、全民責無旁貸地應去加以思考與努力的方向,筆者以上之論述是否得當得體,懇祈諸位先進不吝惠予斧正,不勝禱昐之至。

標籤:全民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