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大成崗瑣記之26》「八二三」補遺的胡璉回高舉信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新聞部彥伶 時間:2019-09-10 人氣:

《大成崗瑣記之26》「八二三」補遺的胡璉回高舉信

(台灣TB新聞網)近日來,蔡英文總統頻頻視察國軍部隊和對國軍發表談話,也出席桃園陸軍專校舉辦「榮耀傳承日」三軍士官新生的開學典禮,更在總統府接見20家敬軍企業,遠東百貨公司總經理徐雪芳出席受頒感謝狀,獲得敬軍愛民的殊榮。

蔡英文的這一系列動作,要凸顯她主政下的多麼重視國家軍人,而且行政院也跟進總統的「敬軍愛民」,目前排出的優先法案除了要在立法院新會期通過總預算案和廢止《印花稅法》之外,最主要更是要準備通過F16V戰機的軍購案。

上述府院的政策與作為,我們都非常支持,只是民進黨政府在推動年金改革的階段,和強行通過該法案的內容時,對於軍公教警消人員的態度與汙衊程度,已讓他們的人格與尊嚴造成重大傷害。

現在府院對軍公教警消人員態度的大改變,甚至於我們總統還來個「臨時起意」,說她很希望看到我們國軍能穿軍服走在街上,好讓百姓看到雄赳赳、氣昂昂的軍人本色,贏得社會的尊敬。

「軍愛民、民敬軍」這本是政府與百姓應該有的態度,我們當然認同這近天以來蔡英文對尊重軍人的態度,只是又逢總統大選的逼近時日,政府的這些舉動盡看在為保衛國家而犧牲自己生命和家庭生活的軍人眼裡,顯得格外讓人感到諷刺和渾身不對勁。

為什麼我們應該具有「軍愛民、民敬軍」的基本態度,我願意舉「八二三」砲戰時,少為人知歷史的一段慘烈情事。

以下這封信是1959年9月14日,也就是在1958年金門爆發「八二三」砲戰後的一年,擔任當時金門防衛司令的胡璉(字伯玉)將軍,回給當時曾擔任防衛副司令的海軍少將高舉(字超然)的信。我把胡璉信的內容轉換成文字如下:

「超然副司令官吾弟大鑒:
    頃接九月七日來函敬悉種切,此次吾
弟之事,余於九月八日黎〔註:黎玉璽〕副總司令抵達金門時,微有所聞,慳以語焉不詳,未能忖度,雖先後曾函電 總長〔註:王叔銘〕解釋,迄未奉覆。
    今談來書所云一切,始悉個中詳情,乃係美方誤會所致,當日不令海軍船隻搶灘,以免人船兩失,原由余所決定,而為吾
弟所執行者故於駁運結果,卒使七百餘員之新兵,安然抵達。若直接搶灘必不如此,日來美海軍數次護航吾船團均不能搶灘下卸,且受匪砲損害甚巨,即為明証。由此以見吾
弟其時之決策極為正確。茲竟以此事使吾
弟受屈,余亦至感不安。余為吾
弟之長官,一切責任自應由余負擔,現已親筆另函 總長詳陳始末,俾邀明察,諒以吾
弟之忠貞盡職,志操純正,俾能有所大白,否則即以七百餘員之新兵以受吾
弟措置得當之所惠,得慶無恙,自亦功德無量。諸希不必有介於懷是幸。
專此匆覆,並頌
近祺
                     胡璉 □ 手啟  〔民國四十八年〕九月十四日」。

 

承上述,金門炮戰8月23日爆發時,當時的胡璉是金門防衛司令,高舉是代表海軍少將,他是四位副司令中的其中一位,其他三位包括抗日開第一槍的名將是吉星文,還有趙家驤、章傑。

根據高舉家屬的文述:「他〔註:高舉〕是八二三炮戰唯一沒戰亡的副師令,他和胡璉指揮戰役,他吿訴胡璉不要出去,免得也被砲擊。趙家驤,吉星文,章傑三位副師令砲戰一開始就陣亡。他軍服上的血跡大部分都是吉星文的血。我〔註:高舉的長公子高紹舉〕記得第二天國防部派人到我家報告我媽媽 我父親只受輕傷,我在她身邊。」

高舉家屬的文又述:「美國有軍事顧問戰在金門非常害怕,要求我們海軍從台灣派艦運送充員去金門,我父親是海軍最高指揮官拒絕,因為當時砲彈的密集會有非常大的傷亡。美軍就告老蔣,他ㄧ聽不和美國老大哥合作還得了,不久〔註:砲戰發生後的9月16日,離炮戰發生時間才23天,而砲戰一直要延續到10月25日才近尾聲。〕就把我父親調回台灣。當家父第三次請退役(民國54年)時老蔣對他說當時是誤會。」

對照胡璉回給高舉的信,與高舉家屬高紹舉給我line的文述,凸顯八二三炮戰爆發最激烈的時刻,駐防金門美軍顧問要求我國海軍搶灘運送七百餘員新兵上岸,但被當時代表海軍指揮官高舉將軍拒絕,這訊息被蔣介石得知之後,火速將高舉從金門防衛副司令調回台灣。

高舉將軍代表海軍,為顧及官兵生命安全,或許在戰術上與美軍有不同的意見,但這也是在金門最高司令官胡璉將軍的同意,以及後來也證明沒有讓這七百餘員白白犧牲性命的決策是正確的。

高舉將軍以身為軍人為榮,卻在有機會報效國家的戰役中突然被調離戰場,才有致胡璉司令官的信,希望對事件的始末有所澄清。因為,這畢竟關係到一份軍人的最高榮譽。

這是我們國人所尊重的國家軍人本色,這更是執政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對於尊重軍人和公教警消人員應有的基本認知和態度。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