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苦旦薪傳歌仔戲 衣帶漸寬終不悔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曾采瑄 時間:2019-09-12 人氣:

苦旦薪傳歌仔戲 衣帶漸寬終不悔

(台灣TB新聞網/曾采瑄)「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歌仔戲生涯滿一甲子,前三十年為生活,賺錢養家,只好依賴唱歌仔戲為生,直到一九七九年遇到搶救傳統藝術學者許常惠,才讓廖瓊枝意識到歌仔戲在她生命中的重要性,肩負起推廣及傳承歌仔戲的使命。近二十年來,廖瓊枝至各縣市校園推廣歌仔戲藝術,自創歌仔戲教學教材系統,教學之餘也從事編導工作,堪稱台灣歌仔戲國寶級大師。

洪鈞培文教基金會於8月10日邀請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廖瓊枝董事長主講「歌仔戲曲‧全民效法」,廖瓊枝董事長以多年推廣歌仔戲曲及教學與服務的經驗與背景分享心得,民眾獲益良多。

廖瓊枝說,一九七九年,許常惠辦民間活動,找到廖瓊枝「當他聽了我唱的哭調,說未曾聽過這麼有感情的。」在那之後,只要外國人對台灣歌仔戲有興趣,他就推薦去聽廖瓊枝的「哭調仔」。

許常惠一步步引介廖瓊枝投入薪傳工作,「他叫我去教一些老師,可我沒讀過書,真不知如何教,後來又硬把我推上講台,記得那時我一邊講,一邊緊張得嘴唇顫抖。」得到教育部頒發薪傳獎,廖瓊枝充滿感恩,開始有了使命感,開班教大學生學歌仔戲,提升歌仔戲演員及觀眾水平。至今,她無時不刻都在想「能為歌仔戲做些什麼?」

廖瓊枝表示,前四十年的歲月,只能用一個「苦」字形容,直到遇見許常惠之後,她才算是苦盡甘來。提到過去,廖瓊枝不自覺淚眼盈眶說:「很多人都不相信,戲中的女主角怎會那麼倒霉,所有『衰』事,都和她有關。」然而廖瓊枝的一生,就像戲中的女主角一樣,真的是一齣「苦戲」。

廖瓊枝自幼一直以為父母雙亡,直到四歲喪母時,才無意間聽說,父親原是基隆旺族人家,只因「門不當戶不對」而拋棄他們母女,她從小與外祖父母相依為命,靠外公補鞋、補鼎度日,廖瓊枝十一歲生重病,為了救她,阿公花盡積蓄,最後還染病,卻因無錢治病往生,至今仍是廖瓊枝心中的痛。

廖瓊枝孤苦無依,只能寄身在賣藥團,生性善良的她,卻被賣藥團的人誘騙,以認「養母」的說辭,將她賣入妓女戶,幾天後,警察臨檢提到「妓女戶」這幾個字,年幼無知的廖瓊枝深覺不對勁,趕緊逃離。誰知當時賣身錢,被好友用盡,需她來償還。十四歲的她只好「綁給戲班」學戲,三年四個月綁了五百五十元,統統被拿走。就這樣,她進入「金山樂社」學戲,走入歌仔戲這一行。

在「金山樂社」童伶的生活,不但得嚴峻練功,還要做雜役工作,任人打罵,廖瓊枝說:「她早已練就將眼淚往肚裡吞的本領」。為了生存,她認真學藝,在海派京劇演員喬財寶、「狗仔桑」與「阿龜仔仙」等師傅教導下,奠定了紮實的藝術工底;日後又陸續搭內、外台戲班,逐漸在舞台上錘鍊出實力。

為了維持家計,廖瓊枝還兼差演外台戲,獨力撫養四個兒女。提起兩次遇人不淑的婚姻,是她心裡永遠的痛,這些情感的波折與人生的無奈,都投射在她所演的戲中,因為那是宣洩鬱積的唯一窗口,也是她拭去淚水轉化情緒後,再度迎接人生各種試煉與考驗的重要通路。

從戲多年,廖瓊枝最受觀眾愛戴的就是她感情豐沛、如泣如訴的哭調,把苦旦的精華演得精采絕倫、賺人熱淚。廖瓊枝說:「我都不是在唱別人,是在唱自己。」由於人生經歷的苦難特別多,讓她在演苦旦時,更能切身體會悲苦的感覺,把自己的情感融入戲中。

提起許常惠教授,廖瓊枝說:「我在他身邊看到他對本土的東西的熱愛,我就會想我該怎麼去愛自己的東西。」從事歌仔戲的薪傳工作後,她全副精神都專注在歌仔戲,也重新對歌仔戲的藝術做研究。「一旦投入就有感情,就會越做越喜歡。」廖瓊枝笑著說。

在薪傳的路上,廖瓊枝也曾經歷歌仔戲沒落至谷底的困境。當時廈門的大學曾以極好的薪資條件邀請廖瓊枝赴中國交流,她也婉拒了:「我怕去那裏傳,台灣歌仔戲傳統精華的藝術會斷掉。」廖瓊枝對於台灣歌仔戲的不受重視備感憂心,不惜放棄高薪,留在台灣一肩扛起傳承的重任。「每個國家都要有自己的文化,而歌仔戲是台灣本土的東西,是真正從這塊土地生產出來的。」說起保存台灣本土文化的必要性廖瓊枝語氣堅定,話裡充滿對於歌仔戲的熱愛與驕傲。

廖瓊枝董事長

▲廖瓊枝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