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大成崗瑣記之29》「八二三」砲戰補遺:美軍立場與史慕德回函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9-10-01 人氣:

《大成崗瑣記之29》「八二三」砲戰補遺:美軍立場與史慕德回函

(全民專欄/陳天授)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競爭情勢的升高,川普將其對中國大陸貿易談判視為有利於自己選舉的策略之一,導致目前中美貿易戰已從最先的關稅戰,逐漸轉為更直接衝擊企業結構與發展的金融戰,迫使中國大陸在這一場經濟貿易的戰場上讓步。

當然川普發動這場貿易戰的背後因素,主要凸顯後冷戰時期美國與中國大陸在國際強權的爭霸戰,是一場資本主義意識型態對上社會主義意識型態的國家與市場利益之戰。

在國際如棋盤的賽局中,每一個國家都可以是棋手,也都可以是棋子。當自己選擇扮棋手時,或是自己被迫當棋子時,如何走?該怎麼走?一舉手一投足,都要細思量,如何選擇對自己國家與人民的最大利益為主。

當前後冷戰時期的國際情勢,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選擇在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上,採取的「親美反中」、「聯美抗中」、「抗中保台」策略,凸顯當棋手的自己要選擇作為美國棋子,擺明願意當美國國家利益的馬前卒,來對抗中國大陸的國家利益。

或許這是弱小國家在國力上無法與強大國家爭鋒的迫於無奈。對照於冷戰時期發生於1958年的八二三戰役,我們可以舉出當時派駐中華民國的美軍,其在此戰役中所表現要堅持美國力場和維護其國家利益的強硬態度。

就舉八二三戰役為例,當時正在金門擔任防衛副司令的高舉將軍,其在此激烈戰事中,代表中華民國海軍提出作戰方案,但因其戰術與派駐金門美軍顧問團的意見相左,最後竟致被層峰後調回到台灣的經過。

以下我引述高舉將軍家屬所保存整理的遺稿如下:

關於八二三砲戰以後金門島支援及補給問題,我和當時駐金門美顧問組組長(陸軍上校)意見不一致。他建議我要電請台北海軍總部,派遣運輸登錄艦隊之大型登錄艦,不惜一切犧牲,直接搶攤,輸送補給。我鑒於連日砲戰已使金門海軍巡防處所屬小艇隊受到重大損失,小艇目標不及大型登陸艦十,甚至百分之一,而機動力則十,甚至百倍於大型登陸艦;小艇尚不免一一被撃沈,大型登陸艦搶攤後變成死靶(Sitting Duck) 勢必全軍覆沒。應將我們的經驗告訴他:「為支援金門海軍,將不惜任何重大犧牲,但登陸艦隊為支援金門作戰之大動脈,如在保衛戰一開始時即被敵殲滅,金門將䧟於孤立無援,最後甚至彈盡援絕。我們為確保補給線不被切斷,必須盡量減少大型輸送艦的損失。」

因此我主張登陸艦抵達金門海域不必搶攤,就在海域附近保持機動,由艦上載來之陸戰隊用之兩棲運輸小艇輔以金防部海軍巡防處所屬小艇隊之小艇執行最後階段之運補任務,小艇及少數人員之損失究竟較大型艦艇及大批需長時間訓練的官兵之損失比較容易補充。

但他堅持己見,竟向美軍事顧問團團長杜安少將(陸軍)說我不合作。國防部為維持中美協調召我回部。但他的計劃一開始執行就遭到挫折,最後還是照我的原計劃順利推行運補任務。我同時也公函美軍台灣協防司令史慕德中將(海軍)將我所擬計劃請他評判。他覆函贊同並聲言:「高副司令官的(Admiral Kao’s) 措施在海軍立場而言是完全正確。」

許多人都曉得我回台北不久最高當局(故總統)即召見慰勉有加:「金門之事出於誤會,不必去介意,好好幹!」他老人家〔註:指當時的蔣中正總統〕對這件事很清楚。

有關美軍台灣協防司令史慕德中將(海軍),於1959年6月26曰覆函贊同並聲言:「高副司令官的(Admiral Kao’s) 措施在海軍立場而言是完全正確。」的信件,經高舉將軍的長公子高紹舉先生翻譯成中文如下:

敬重的高將軍:

謝謝你六月二十二日寫給我的信及有關你去年秋天調離金門防衛司令部的文件。

你非常慷慨地提供我這第一手真實的資料,否則事件的真相將長久難以澄清。對於你的堅守原則,以及許多目擊者報告你在激烈砲火下執行職責的勇氣,容我向你表示最高的敬意。

希望你未來事事成功!

                                               敬重你的,

                                               史慕德

                                               美國海軍中將

八二三戰役的美軍立場很明顯是圍堵中共的入侵,同時也防止中華民國的藉機反攻大陸。美國派駐軍隊的固守遠東防線,並在此戰役之後的採取一連串的與中共建交的動作,其目的無非都是為了維護美國國家的最高利益。

承上論,我們不能不提醒當前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在對美國關係上的採取「親美反中」、「聯美抗中」、「抗中保台」策略,不能不有所警惕的謹慎為之!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