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大成崗瑣記之31》誰為中華民國而戰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9-10-15 人氣:

《大成崗瑣記之31》誰為中華民國而戰

(全民專欄/陳天授)每年10月10日是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例行都會有總統發表的國慶文告。今年不例外,蔡英文總統也發表了文告。檢視該內容,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不是文內的施政績效,而是要凸顯民進黨借殼的「中華民國台灣」。

相對的,現任高雄市長,亦是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提名村選人韓國瑜,也在國慶日這天在高雄舉行慶祝典禮,並在午間率同國政顧問團兩岸小組召集人趙建民等人,提出有關兩岸政策的白皮書,重點仍在國民黨重振的「中華民國」。

上述兩黨到底誰比較愛「中華民國」,我們試看1958年八二三炮戰金門防衛副司令高舉海軍少將直擊現場的記述:

在美軍顧問都認為二次大戰均未曾有過那樣密集和猛烈的敵軍砲火中(前兩天故總統蔣公到防衞部召集團級以上部隊長開軍事會議,敵方似得到情報,想集中敵軍全部砲火力量摧毀司令部盡殲司令部人員,敵人沒有料到他老先生已於前一天離開金門),我披著被受重傷的抗日名將吉星文將軍〔註:七七盧溝橋事變時吉星文帶領29軍第37師219團官兵英勇奮戰〕的濺血洒滿和濕透的軍服(敵彈落在我們兩人七步之內,吉負重傷我只輕傷),踏著已經陣亡的趙家驤將軍(故蔣委員長東北行轅參謀長兼瀋陽警備司令),及兩腿均被炸斷的防衛部參謀長劉明奎將軍等的血灘(劉兩腿經陸總醫院兩年長期治療後已能扶杖以行),衝入有堅固的防禦工事的指揮部。

但一想到重傷的吉星文,又衝出指揮部奔往停車場擬驅車往吉將軍處,設法載他到郊外之 53陸軍醫院(此時空軍副司令官章傑座車直接命中,身首分飛死狀頗慘)。當我又一次陷於滿天炮火的停車場上時,心中自忖吉將軍雖負重傷未必會死(因該處至少有一部份掩蔽,停車場則毫無掩蔽),我此番生還已無望矣。砲轟暫停後,因吉將軍的司機已陣亡,乃由我司機謝彦石送往53醫院,終因傷重(腹膜炎)於次日(或第三日已不詳)卒於醫院。

這中間還有一段插曲:當我到駐金門海軍各單位巡視時,不少官兵都驚訝地說副司令官負此重傷,怎麼還能跑出來看我們呢?我還得向他們解釋,我滿身的血汚都是吉副司令官腹部中彈時濺到我身上的,我其實只手部受輕微彈片擦傷。(民國七十二年三月于美國馬里蘭州)

根據郝柏村在《八二三炮戰日記》中提到,當年砲戰,國軍的空軍、海軍都有絕對優勢,但是在美軍壓力下,空軍不能轟炸共軍砲陣地,海軍不能以口徑更大、精度更好的艦砲對共軍進行岸轟,凸顯美國最關切的不是外島軍民傷亡,而是限制國府不可以隨意對大陸反擊。

因為戰事膠著,美國遲遲未能保證外島運補暢通與確保外島,蔣介石因而無法接受美國限制他為了自衛採取的反擊。9月2日料羅灣海戰,國軍兩棲船團在混戰中運補成功,但史慕德(Roland N. Smoot)卻對蔣介石抱怨海軍運補金門的任務執行不滿意,因為海軍總司令梁序昭顧慮損失的決定改由登陸艦在外海停泊,讓LVT泛水往岸上運補,這個戰術成功突破共軍封鎖,儘管後來也獲得美方高度肯定,卻已導致當時同屬海軍的高舉將軍在9月中旬即被後調回台。

隨著戰事延長,我方於9月26日首次利用美援12門8寸榴炮反擊,扭轉戰局。10月6日大陸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主動單方面停火7天的同時,還提出舉行和談,但遭政府拒絕。

10月10日蔣介石於雙十國慶表示:

在這六個多星期的惡戰苦鬥中,不僅打破了共匪在金門登陸作戰的陰謀,制壓了他侵略東南亞的野心,更將他虛聲恫嚇、圖窮匕見的一切弱點,都對世界暴露無遺。

10月25日以後中共改「單打雙停」策略。1979年1月1日北京與華府建立外交關係後,共軍才全面停止砲擊外島。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員陶涵(Jay Taylor)在《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書中,引述周恩來對季辛吉(Henry A. Kissinger)的話指出:

1958年美國要求蔣放棄金門,完全切斷台灣和大陸的臍帶,但是台灣和大陸領導人「合作化解杜勒斯此一努力」。…金門危機終於過去,國、共雙方繼續敵對,想方設法挫弱對方;但是在最高階層,他們彼此有默契—雙方皆認同中國的統一,然而他們背後的兩大超強盟友〔註:美國與蘇聯〕只要求台海和平—也就是兩個中國。

1958年八二三炮戰時期兩岸領導人皆認同的「中國統一」,對照當時背後兩大強權盟友美國與蘇聯的「兩個中國」,讓我們聯想2020年總統大選,到底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與韓國瑜的「中華民國」,到底誰是比較愛「中華民國」?如果再加上習近平高唱的「中國夢」,最後兩岸是否演變成「兩國論」對上「中國夢」的攤牌,更令人擔憂。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

▲陳天授(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