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14〉毛子水治學的自修與通才觀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3-18 人氣:

〈溫州街瑣記14〉毛子水治學的自修與通才觀

(全民專欄/陳天授)1970年我初進大學的研讀圖書館學,抱負要撰寫【近代學人著作書目提要】,並且完整的列出百位學人的名單,於是展開大量閱讀與蒐集相關學人的著作,我心目中的第一位學人就是胡適之先生,我也試作完成了〈胡適之著作書目提要〉乙篇。

大學三年級暑期我受到藍乾章主任的推薦,得以在國家科學委員會科學資料中心實習,當時科資中心位在中央研究院園區,我住在園區內一棟舊屋的宿舍裡,讓我常有機會和時間到胡適紀念館瀏覽。

當時我在胡適紀念館購得《中國中古思想史長編》、《中國中古思想小史》、《白話文史(上卷)》、《神會和尚遺集》、《嘗試集》等書。《中國中古思想史長編》的書封面,就有「毛子水敬題」字樣,還有書末附有毛子水寫的〈中古思想史長編手稿本跋〉,以及為《中國中古思想小史》寫的跋。

從上述毛子水在胡適過世之後為胡適著作的整理出版,彰顯毛子水與胡適的特殊師生關係,還有毛子水受到胡適夫婦的充分信任,畢竟毛子水出身北京大學,和來台之後在台灣大學教書。

我在大學畢業服完兵役之後,並未繼續走上圖書館學研究和實務工作的路,但我始終不忘情於對有關近代學人著作的蒐集、閱讀與書寫。特別是我仍繼續閱讀胡適著作和其他有關的論述,我發現毛子水與胡適的文化記述經常被報章雜誌所刊載。

1980年代之後我住溫州街,對於有關溫州街的人與事特別感到興趣。我的簡報裡有篇1988年10月3日《中央日報》登載程玉凰整理的〈毛子水早年求學生涯〉,在文前特別註明:「這篇口述是民國六十七年九月八日及二十五日,兩次在毛先生家裏承命受記的。毛先生是我的業師。所以他特別要我筆記下來,當時他頗有意以聊天方式來口述他的自傳,可惜僅講兩次,從啟蒙敘至民國十八年冬自德國留學回來,便因其他雜事,諸如搬家、整理溫州街舊居書籍,及……。」

文中述及「搬家、整理溫州街舊居書籍」,印證我在溫州街經常看到一位長年穿長袍,身體微僂長者毛子水的舊居正是為在溫州街的台大教職員宿舍群。毛子水年輕時期在北大念數學系,留德階段研修科學史,回國後應傅斯年之邀在北大講授科學史、文化史。隨政府來則在台大中文系任教。

毛子水自述其與傅斯年的同時間在北大念書,他們的博覽群書,強調的是大部分靠自己努力的看書,認為學問是自修來的。毛子水在胡適〈中古思想史長編手稿本跋〉指出,胡先生生平以思想史為他做學問的主題,……胡先生對於先民有意義的思想,一絲一毫都不肯輕易放過。……我每翻閱先生所讀過的書,就會想起先生生平的志慮。

我則會聯想起自己在50年前的構思撰寫【近代學人著作書目提要】,和40年前我住溫州街舊居的繼續蒐集和閱讀胡適、傅斯年、毛子水等學人的著作,對於他們的博學和通識見解,感到十分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