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胡適筆記26】禪宗史的新看法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2-23 人氣:

【閱讀胡適筆記26】禪宗史的新看法

(全民專欄/陳天授)1949年4月,胡適銜蔣介石之命,再度赴美爭取美方的援助。6月,國府閻錫山組閣,胡適力辭外交部長不就。12月,國府撤退來台,1950年2月,胡適接受普林斯頓大學葛斯德東方圖書館之職務。12月,胡適在美,仍未接受陳誠之邀,來台接任台大校長一職。

1952年11月,胡適回台講學。《公論報》於1953年1月12日,登載這篇胡適〈禪宗史的新看法〉的文章,應是胡適在台期間所發表的演講稿。報載,一開始胡適說:「很抱歉!我這麼匆匆地趕來向各位老朋友、老同事們做學術演講,八點鐘的時候,我參加司法節,在司法行政部第一句話就是向司法界『抗議』,說:『自從回到祖國以後,我完全被剝奪了不說話的自由。』剛在那兒提出嚴重『抗議』之後,回到這邊來參加蔡〔元培〕先生紀念會又要被剝奪不說話的自由,可是我有句打油詩:『情願不自由,就自由了。』現在就正是適合那種情境。」

胡適接著說:「朱〔家驊〕先生剛才說過,大陸上有許多同仁、老同事們成天未著精神痛苦,要做許多坦白書,錢端生的坦白書上說:『現在北大的人,除了宣告胡適思想是敵人的思想外,還要進一步清算蔡元培的思想。』蔡先生平生主張就是學術平等、思想自由,剛才夢麟先生說過蔡先生的精神是接受中西文化交流的成果,這的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須要我們強調的。今天,我感覺到非常高興能夠參加蔡先生八十四歲冥壽的壽辰。要我做學術演講實在很為難,因為多少年來我的做學問已經做到牛角尖裡去了,《水經注》考證,花了我五年的功夫還沒完成。二十八年蔡先生死時,記得我講四百年來整理水經注的成績,現在《水經注》又沒有帶來,年紀大了,記憶力比較差,選擇了一個題目作點大綱來和各位講講〈禪宗史的新看法〉。」

以下,我謹就胡適所提出〈禪宗史的新看法〉的內容概略:新的看法認為禪宗是中國佛教的一個革新運動,也可以說是一個革命運動。這個革新運動的意義可以分兩層來說:第一就是佛教的簡單化,他們要把繁瑣的佛教變為簡易的。第二就是佛教中國化,因為佛教,外來的宗教,一千多年來,受了中國文化思想的影響,慢慢地要使它中國化,成為自己的宗教,結果在八世紀(唐朝中葉)武則天末年突然起來了一種奇特的革命的中國新佛教,叫做禪宗。這一個中國佛教的革新運動是經過長期演變而有的結果,絕不是突然的或是午夜三更弘忍傳法給慧能的結果。

至於這個演變的步驟,胡適作了簡單敘述之後,提到神會為七祖,慧能為六祖,慧能為弘忍傳法弟子。那麼勝利的新禪學是甚麼?神會的學說是革命的頓悟,主張無念、反對坐禪、反對修行,一切作意住心取空,取靜,乃至起心求證菩提涅槃,並涉虛妄,但莫作意。禪宗是當時革命運動的代表,這種革命思想有不是孤立的,只是當時的危險思想的一部分。這時的禪宗可分為三派:一是生禪,二是修身,三是革命的。宗密的原著經中說有七家,有三家是守舊,四家是革命的,神會就是四家革命的一個,保唐寺也是四派之一,他們都認為念佛、作和尚是不對的,所以主張無念莫妄,廢止一切佛事。中國的佛教經過禪宗的革命運動後,可以說已變成中國化了,這種思想影響到韓退之後來開始主張復古運動的原因,韓退之的格物修身齊家平天下是社會上的目標,然而要到這一時期佛教的禪宗在中國思想史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其變化改革也是值得研究的。

胡適這場〈禪宗史的新看法〉講演內容,如果有興趣想要進一步深入研究的話,建議讀者可以閱讀【1970年南港胡適紀念館版】《神會和尚遺集》一書,當有助釐清中國佛教史與禪宗之間的關係。(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