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胡適筆記29】左舜生的〈胡適之臨別贈言〉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3-01 人氣:

【閱讀胡適筆記29】左舜生的〈胡適之臨別贈言〉

(全民專欄/陳天授)1958年6月28日《自由人》登載左舜生先生這篇〈胡適之臨別贈言〉的評論胡適文字,這時候已是胡適於1957年11月,被任命中央研究院院長,並且於1958年4月自美回台就任。

左舜生的〈胡適之臨別贈言〉是這樣寫的:「適之先生最近在台北住了近兩個月,現在依然又到美國去了。推測胡先生這次其所以毅然回來就了中央研究院長這個職務,其目的總不完全在辦一次院士的選舉,多少總還想發展一個研究高深學術的健全機構。可是以目前台灣的實況來說,一方面既認定是在『戰時』,一方面又還要高唱『革命』,既要『革命』而又在『戰時』,胡先生偏要來高談學術,豈不近於迂遠?中央研究院全年的經費,聽說祇有二百五十萬元的台幣,這比之一個為個人製造政治資本的青年團體,究竟能佔幾分之幾?至於胡先生臨別贈言,還希望台灣的知識分子起來組織一個不可怕的『在野黨』,其實就一般統治階級的心理來說,他們覺得最難應付的却正是所謂知識分子,否則毛澤東何必清算所謂右派?何必清算『胡適思想?』台灣當局又何必一定要修改一種出版法為一般舞文弄筆的知識份子做就一頂一戴上去就要感到頭痛的『花花帽』呢?」

上述這篇左舜生登載於《自由人》的文字,已收錄在陳正茂教授所出版的《左舜生先生晚期言論集》。又左舜生的參與催生《自由人》、擔任代董事長,和其在言論尺度、經費支援上與國民黨當局的微妙關係,陳教授在其大作《大陸邊緣的徒然掙扎—冷戰時代滯港及流亡海外的第三勢力滄桑錄》的第二章,特以〈第三種聲音:附議第三勢力理念的《自由人》三日刊〉的專章來深入探討。

在這裡,我亦想引左舜生在其大作《中國近代史話二集》,其中有篇介紹〈胡適著:「丁文江的傳記」〉的文章。其中有段評論丁文江的文字:我們應該注意:他〔按:指丁文江〕好像不知道中國的所謂「獨裁」,乃是從一黨專政演變出來的,既是從一黨專政演出,則所謂「獨裁的領袖」,乃不能不處處顧到「黨的利益」,如此,則所謂「以國家的利害為利害」,「利用全國的專門人才」,所謂「號召有參與政治資格的人的情緒與理智,使他們站在一個旗幟之下」,乃成為不可能。

左舜生先生是中國青年黨的代表性人物,他的積極參與《自由人》,乃至於《聯合評論》等所謂「第三勢力」的自由民主運動,無非是希望自己能與胡適、丁文江等人,要努力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政黨政治,讓健全的政黨政治能夠在自己的國土上生根開花結果。(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