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胡適筆記49】王世杰談胡適與政治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5-23 人氣:

【閱讀胡適筆記49】王世杰談胡適與政治

(全民專欄/陳天授)1961年2月,胡適參加台大校長錢思亮的宴會,因身體不適,送醫院經診斷為冠狀動脈栓塞症加狹心症。此次住院2月,後回家自養,11月病情惡化,至台大醫院療養,隔(1962)年1月出院,2月24日即因主持中研院第五屆院士會議,不幸心臟病猝發而死。

3月1、2日《中央日報》連續兩天登載,記者李青來專訪王世杰談〈胡適與政治〉的文字。5月,王世杰接任胡適所空下中央研究院院長的職缺,直到1970年4月,辭去中央研究院院長,改任總統府資政。

王世杰與生前胡適的四十年以上深厚友誼,和兩人在政治上密切關係的背景,記者選擇訪問當時擔任政務委員的王世杰,來談論胡適當屬非常適合的人選。在這篇訪問稿中,王世杰分別從胡適的政治人格、政治工作和政治見解的三方面,來深入分析。

從政治人格方面,胡適是一個最進步的愛國主義者,胡適最關心政治問題,他的關心高於一般實際從事政治工作的人,但是他卻不願意做官或從事實際政治活動。他評論政治或參加政治活動,最富於責任心,也最有勇氣。他是一個絕對臨難不苟和見危受命的人。王世杰先生隨即指出兩件事實來說明胡適博士的這種政治人格。第一件事是在「八一三」中國全面抗戰發生的前夕,時間約在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和八月之間,胡適博士在廬山會議之後,來到南京,當時的胡適,確實希望政府能夠避免全面的戰爭。他到南京之後,曾親向蔣總統—當年的蔣委員長,提出他的意見,希望能夠避免戰爭。但是「八一三」全面抗日戰爭終於發生了。發生之後,日本隨即向南京上空濫施轟炸,南京形勢岌岌可危,蔣委員長要胡適博士到歐洲和美國為政府做抗戰的宣傳工作,並要王世杰先生敦促前往。當時胡適博士堅決表示不願離開南京,他說:「戰爭已經很危急,我不願意在這時候離開南京,我願意與南京共存亡」。經過了一個星期的商談,胡適博士的態度依然堅決不變。最後王世杰找了傅斯年先生幫忙,費了很大的力,才把他說服,他終於接受這項艱苦工作,到歐美去。

第二件事是在民國三十七年三月。那時蔣主席(軍事委員會時已撤銷,蔣公任國民政府主席)曾要王世杰先生商請胡適博士出來擔任第一屆行憲後的總統候選人,那時胡適博士在南京,王世杰先生與他商談了三天,他都認為他的身體不能擔任這麼大的責任,還是蔣先生自己擔任為好。蔣主席仍繼續要王世杰先生前往敦促,最後胡適博士才表示讓蔣先生決定,主席聽了胡適的話很高興,便即向黨內的同志展開說服工作。蔣主席當時曾為這件事做了很大的努力,但僅僅說服一個吳稚暉先生。當時本黨中央黨部開會討論這一問題時,公開發表意見表示贊同的人,只有吳稚暉、羅家倫兩位先生。蔣主席十分難過,他審察當時的情勢,本黨同志不贊同提胡適博士做總統候選人,這個總統候選人仍然非他自己出來擔任不可。蔣主席就在不得已情形下,因而承諾擔任總統候選人,王世杰把這經過情形告訴胡適博士,他真是感到如釋重負,十分愉快。

王世杰說完了這兩個故事,停了一會又補充說,恬淡不一定是偉大,恬淡而有極大的勇氣和責任心,纔是偉大。王世杰先生繼即談到胡適博士的政治工作。他說,胡先生一生只做過一次官,那就是我國的駐美大使,他的實際政治工作,嚴格的說,就只限於他大使任期內的工作。他擔任駐美大使,約略四年。在這約略四年的大使任期中,他的貢獻不一定是一般人所深切了解的。王世杰先生指出,胡適博士在接受駐美大使職務時,既無外交經驗,而就職業外交家的觀點來說,胡先生亦無外交天才,他是一個最不願意向任何人或任何方面請求的人,這從職業外交家的觀點來說,也許是一個缺點。可是在他的任內,卻完成了兩項歷史性的任務。

他所完成的第一項歷史性任務是美國政府在武漢棄守後開始給予我國政府以二千五百萬美元的第一次借款,協助我國繼續抗戰。……另一項歷史性的成就就是珍珠港事變前夕,美國政府決定拒絕日本政府關於中國戰事所提的解決條件。這是民國三十年十一月下旬的事,及珍珠港事變的前十幾天,美國政府這項決定引起了珍珠港轟炸,導發了美日戰爭。美國政府當時做這項決定,也未嘗不知道結果的嚴重,但美國的輿論和美國政府的正義感,終於促成了這個決定。在日本與美國交涉期間,胡適博士曾將我國政府的主張和希望剴切誠懇地向美國政府披陳。除此之外,他並未作任何特殊的活動,或運用任何外交手腕去影響美國政府,可是當時的羅斯福總統和賀爾國務卿對於這位「書生大使」和他的慷慨陳詞,事很重要的,他的披陳是有著重大的影響力的。……

接著王世杰先生又就胡適博士的反共思想,提倡「好人政府」,對抗日戰爭的主張和及所主張的批評態度四點,來說明胡適博士的政治見解。在反共思想方面,王世杰先生指出,胡適博士反共思想,數十年如一日,從來沒有改變和動搖,他主張思想自由,他主張尊重個人人格。……在提倡「好人政府」方面,在國民革命軍北伐以前,胡適在北大辦了一個《努力》周刊,他曾提出「好人政府」主張,因為當時有羅文幹、顧維鈞、王寵惠諸人在北平。胡適認為,如果這些人能夠出來組織政府,會成為一個「好人政府」。……關於對日抗戰的主張,王世杰指出,一般人均不曾充分明瞭胡適博士的基本理論與主張。在「八一三」抗戰前夕,胡適博士誠然曾經勸政府並向蔣委員長建議儘量避免戰爭。他的這一主張和建議,乃是擔心政府只以抗戰逞一時之忿,而不準備做長期的抗戰和苦鬥。他在民國二十六年「八一三」前夕所表示的避戰的主張,在當時很不得政府中一般人的諒解。但實際上他對日抗戰的根本思想卻全與政府後來所採的國策,完全一樣,而且真是有先見之明。……關於胡適博士對政治批評的態度問題,王先生指出,胡適博士也有他特殊見解。在大陸淪陷之後,一般人都知道,胡先生對於政府,依然採取他的一貫批評態度,他常常言人之不敢言,言人之不肯言,他曾對我們政府及許多國民黨黨員這樣說過「我將做你們的『諍友』」。同時他認為「在這樣一個艱苦危難的時期,凡是可以回到台灣來的人,對政府的批評,在原則上應該回到台灣來批評。大陸淪陷之後,他自己對於政府的批評,幾乎都是來到台灣發表的,他是一個言論自由的信徒,可是他所提倡的是『負責的言論』,他所身體力行的也是『負責的言論』這個大原則」。

王世杰是繼胡適出任院長後,最重要的政策是:藉由學術交流讓台灣科學生根。他當時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扶植健全大學或獨立研究院所,培養各種所需師資,使科學在台灣生根。2020年,第21屆國家文藝獎建築類得主王秋華,就是王世杰女兒。

王秋華於1985年把中原大學張靜愚紀念圖書館設計成沒有書庫、讓讀者自行選書的開放式圖書館,成為當時台灣第一座現代圖書館。日後也設計了彰化師範大學圖書館、台灣海洋大學圖書館、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及臨時展示廳、中正大學圖書資訊大樓等,被譽為「台灣圖書館之母」。他說:「圖書館是我最心愛的建築,凡有圖書館的城市我定去參觀。我小時候就喜歡閱讀,閱讀使我的知識變得更廣,也很喜歡在圖書館看書,經常站著看完一本書。」(本文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