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張道藩筆記04】訪日團長的四篇重要演辭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6-27 人氣:

【閱讀張道藩筆記04】訪日團長的四篇重要演辭

(全民專欄/陳天授)1956年4月29日《中央日報》刊出,中華民國日本親善訪問團在日十天,擔任代表團長的是當時立法院長張道藩先生。在該團的訪問過程中,身兼團長的張道藩有重要四篇的演講辭,該報特別刊登其所摘錄的大要內容。頃我再從中擇其扼要文字如下:

第一篇是在參眾兩院議長午宴上演詞,先由眾院議長益谷秀次致歡迎詞,再由張道藩團長演詞的概述:本團同人大部分為立監委員,其餘各位過去亦多奉職議壇,今日承貴國兩院議長招宴,不啻由一個議會走到另一個議會,實感無限親切。貴國十年來最輝煌之成就,除工業復興外,時為政治建設,亦即由諸君領導的民主憲政下議會制度之建立,此實為貴國歷史之新頁,本人謹代表本團同人,首先致其欽佩之意。同時松野鶴平先生新當選參院議長,尤足欣賞。

同人離國之前,堀內大使在送行筵席上曾以對貴國再認識之意見教,吾人深知日本已非1937年前之日本,惟本人願敬為諸先生告者,即中華民國亦非1937年前在大陸時之中華民國,日本一切均有長足進步,而敝國在蔣總統領導下亦有很大進步,在若干方面,自信且益增強。兩國誠能進一步在新的基礎上重新認識,互相了解,密切合作,屹立於世界自由民主之陣營,為爭取自由和平而努力,敢信必能對亞洲前途有所貢獻。

就兩國近百年來國交歷史言,兩國合則兩利,離則兩傷,自甲午迄今之歷史,實提供吾人深刻慘痛之教訓,兩國政府國民,尤其政治家們必須痛定思痛,高瞻遠矚,為亞洲及兩國前途,負責謀長治久安之計。

第二篇是在自由民主黨歡迎午宴上演詞,先由自由民主黨幹事長岸信介代表致歡迎詞,再由張道藩團長演詞的概述:以吾人所知,自由民主黨就其組織份子言,實即貴國保守政黨之大成。日本保守黨歷史人物中如犬養木堂先生,如古島一雄先生皆與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為友好,對中國國民黨所冷島之中國前期革命事業,均曾為同情積極的支援。敝國蔣總統繼承國父遺志,領導國民革命,與犬養毅諸公淵源有自,友誼亦即深摯。

就目前的意義來說,即切望貴國在此共產邪惡勢力蔓延肆虐的亞洲,做自由民主之中流砥柱。當前吾人之道路,只有兩條,一為共產極權路線,一為自由民主路線,二者必擇其一,絕無他途可循。本人以為如果貴國能為自由民主之干城,堅定不移,亞洲及世界一切自由民主之國家與人民,皆將與貴國緊密地站在一起,中國有一古訓謂「德不孤必有鄰」,即為此意。

第三篇是在首相鳩山歡迎宴上的演詞概述:本人前在椿山莊貴黨招待宴席上,曾言貴國保守合同之結果,在貴國政治上產生一種安定力量,對中日兩國及亞洲自由和平前途均有貢獻,而首相鳩山先生,即為構成此安定力量之自由民主黨的總裁,本人當於此致其敬佩。吾人猶憶鳩山首相過去曾一度因反共而遭受打擊,同時自由民主黨最近所採政策如限制人民前往大陸之舉,甚屬明智,吾人並於此表示敬意。

同時吾人並願奉告,蘇俄及其傀儡中共為政權近年來所作之笑臉外交,其中實隱藏強烈之毒素。吾人以為彼等如以窮凶極惡之本來面目與世人相見,殊不可怕,若以另一偽裝之美貌示人,則不可不對之提高警覺。貴國松岡洋右先生與史達林之熱烈擁抱不久,蘇俄即於1945年太平洋戰爭末期,乘貴國之危急而突然出兵襲擊,此一史實吾人記憶猶新。

本人今日中午曾告貴國學術文化界諸君,無自由中國,即無自由亞洲,無自由日本,亦即無自由亞洲,無自由亞洲,當然無自由世界。如使中國大陸長在共產黨鐵幕之中,本人敢言一切自由和平均談不到,而貴國之安全繁榮,自更難期望。

第四篇是在社會民主黨右翼領袖西尾歡迎會上的演詞概述:本日承西尾先生招待,甚為感謝。余及本團同人,曾於去(1955)年八月西尾先生訪台之際得識先生風采。由於西尾先生服膺社會主義,對於建國的理想,正與中山先生手創的三民主義相同,所以當年蔣總統與西尾先生初次見面時,及了解西尾先生的抱負,一見如故。其後西尾先生基於中日應當和平共存的信念,向日本當局極力主張兩國親善,並以蔣總統「敵乎?友乎?」一書之內容向日本人民介紹,可惜西尾的主張,未能為當時執政者所接納,真是中日兩國的不幸,也是亞洲的不幸。

社會主義政黨是共產黨最大的敵人,因為他可以消弭共產主義,但也是共產黨滲透利用的對象。共產黨往日利用人民陣線及聯合政府的方式,來吞噬社會主義政黨,達到奪取政權的目的。第二世界大戰以後,東歐國家,如捷克等,便是這樣淪亡的。現在蘇俄及中共,已向亞非國家伸出魔掌。利用亞非個民族獨立解放的機會,向社會主義政黨施以滲透誘惑分化兼併種種陰謀。這種移花接木的手段,社會主義政黨最需要警惕。

吾人樂見日本社會主義黨左右派統一之成功,更樂聞貴黨人士對於日本共產黨所採取戒懼的態度,但是如果只是國內反共,國外聯共,結果必致引狼入室,這一點希望日本社會黨人士能夠加以注意。西尾先生對於中日親善關係及亞洲的前途,有很高的理想。吾人希望西尾先生成功,使西尾先生的抱負,得以實施。

閱讀了當年立法院長張道藩率團訪問日本,在日本參眾議兩院、執政黨自民黨、首相鳩山和在野社會黨西尾,乃至於學術文化界等餐會中,其所發表四篇演講辭的內容,再對照當前俄羅斯發兵攻打烏克蘭的戰爭,和複雜國際局勢的發展,讓我們不得不回到1950年代冷戰初期的兩極對立,是以美國為首自由民主和以蘇聯為首共產獨裁的兩大陣營,我們似乎已可以隱約見到這情勢發展的重現。

我們中華民國處在這詭譎多變的政經環境中,台灣又當如何自處與因應呢?當政者能不多為蒼生念乎?(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