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張道藩筆記05】自由中國雜誌「荒謬的建議」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7-01 人氣:

【閱讀張道藩筆記05】自由中國雜誌「荒謬的建議」

(全民專欄/陳天授)1958年4月8日《中央日報》登載:「荒謬的建議」—張道藩在中央紀念週報告。其內容是立法院長張道藩以從政黨員身分於7日上午9時,應邀於中國國民黨中央所屬各機關從政黨員在中山堂舉行「中央紀念週」的報告。這次「中央紀念週」出席同志二千餘人,由中央評議委員徐永昌擔任主席,中央常務委員張道藩報告,題為「荒謬的建議」。現在我將該篇主要針對《自由中國》雜誌內容所提出的批評擇要如下:

我們為了實現中美兩國共同努力反共的目標,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我們從來沒有絲毫的意思像別有用心的人們所說:「向對方承允其有條件干涉內政」。

《自由中國》半月刊在三月十六日一期〈中國人看美國的遠東政策〉社論裏,就有這樣荒謬的言論!我不知道他們之所謂「中國人」是甚麼樣的「中國人」?這篇社論的小題是:「對美國遠東使節的台北會議提供幾點坦率的建議。」它的建議是要求美國對於東南亞接受美援國家的內政「必須堅持某項基本原則之類的干涉」,它並且武斷地說:「那我們相信東南亞各國沒有一國的人民會反對這種干涉。」中華民國是接受美援的東南亞國家之一,當然是在他們建議美國干涉內政之列。別的東南亞接受美援國家對這種可恥的建議做何感想,是贊成它呢?或是鄙視它呢?我們現在暫且不說。我不知道主辦《自由中國》半月刊的人們依據甚麼而斷定中華民國的人民不會反對美國干涉我們的內政?

這個建議提出之後,向來主張不干涉他國內政的美國,和我們一樣尊重聯合國憲章的美國,並無絲毫反應,美國出席台北會議的使節們,雖然在他們會議席上看到這一可恥建議的文字,也一笑置之。已經使他們夠丟臉了!三星期以來,國內、國外,許多報紙、雜誌,對這種可恥的建議,做了種種嚴厲的斥責和批評。有的說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建議」。有的說那種言論「誤入歧途」。有的說那是一種「有陰謀的言論」。有的說「要求他國干涉內政是荒謬的」。有的說那是「賣國的言論」。有的說那是一種「為親者痛,仇者快的怪論,正好供給共匪作造謠的資料」。有的希望他們「勿蹈民盟的覆轍」。有的喚起他們認清「主權完整與平等的原則」。有的專論「干涉與民主」指出他們建議他國干涉內政的錯誤。有的懷疑說「言論自由能自由到這種程度嗎?」祇就上面所舉這些維護國家獨立自由平等的輿論表現,就足夠證明他們所說「沒有一國的人民會反對這種干涉」的話,是極端武斷,荒謬的了。由此也可以證明那種可恥的建議,不過是代表該一社論作者個人的主張。充其量也祇代表主辦《自由中國》半月刊那種少數幾個人的主張。凡是真正具有自尊心的中國人,凡是知道求中國獨立自由平等的中國人,凡是認清我們憲法上有關外交一條規定中的中國人,凡事不願意任何國家干涉我們的內政而使中華民國淪為援助國家附庸的中國人,都會毫無考慮的反對那種可恥的建議。

在《自由中國》半月刊四月一日一期「反共冷戰中的政治力量與現代的主權觀念」的社論裏,一方面他們輕描淡寫的承認要求美國干涉東南亞受援國家內政的社論裏文字上有三兩處稍欠修整的地方。(他們所作美國干涉美援國家內政的建議如果不改變,那就不是文字欠修整與否的問題。)另一方面卻硬要找出牽強的理由和例子來強辯。這更是使人萬分失望的。他們把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第三條所說:「締約國家允加強其自由制度,彼此合作,以發展其經濟進步與社會福利,並為達到此目的,而增強其個別與集體的努力」的條文,認為是完全涉及內政的。他們認為「從文字上看締約國彼此是平等的,但在實質上的意義是締約國的一方向另一方允加強其自由制度,也即是在內政方面接受了一個約束」。因為他們作這樣的解釋,所以他們武斷的說:「又何嘗不是向對方承允其有條件的干涉內政呢?」他們更進一步的說,受到這種干涉內政的國家,並不是喪失主權。更奇特的說:「如果憲政國的政府在施政上違反了憲法的明文規定,或憲法所涵蘊的精神,因而受到外來干涉,這種事,與其說是侵犯了這一國的主權,倒不如說是維護了這一國的主權」。他們這樣的強辯,我們還有甚麼話好說!這使我懷疑作這種主張的人,不是心死了,就是着了希望他國干涉內政的魔!

主辦《自由中國》半月刊的人們,開口民主、閉口自由,好像中華民國根本沒有民主自由。好像除了他們而外,任何中國人都不懂得民主自由,他們如果客觀一點,至少也要承認這種看法和說法是過分武斷的違心之論了。我現在只舉「言論自由」一點來作說明,如果中華民國沒有言論自由,也就不會允許建議外國干涉內政的刊物—像自由中國半月刊那種刊物—還有出版的自由。我誠懇的希望享受了言論和出版自由的《自由中國》半月刊,珍貴這種自由,善於享用這種自由。不可以再用「反攻無望」和「要求他國干涉內政」等等荒謬建議和言論,來傷害我們的民心士氣,來摧毀我們民族的自尊,來危害我們國家的主權。

他們應該知道,中華民國不只是他們極少數好作荒謬主張人們的中華民國,而是所有忠貞同胞的中華民國。他們既知道談民主,就應知道對多數中國人的意見是不可抹煞的,不可以應把他們少數人的意見企圖代表所有中華民國忠貞同胞的意見。他們不在乎國家的內政受干涉,所有具有民族自尊心和獨立人格的忠貞同胞是在乎的。他們認為內政受到干涉,還不是喪失國家主權,所有忠貞的同胞卻認為內政受到了干涉就是喪失國家主權的。他們相信「東南亞各國沒有一國的人民會反對這種干涉」,我卻要告訴他們,中華民國的人民就是反對這種干涉的。

張道藩院長在該報告的最後特別強調:「各位同志,我們要遵奉總理遺囑,力求獲得中國之自由平等,我們要擁護依據總理遺教所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來維護我國的主權。我們對於要求外國干涉內政一類的建議不特絕對不能同意,而且要喚起全國忠貞同胞的注意,不要受這種可恥建議的任何影響的。」

以張道藩是立法院長,在中國國民黨中央總理紀念周的大會上公開批評和檢討《自由中國》半月刊社論所發表的不當言論,1960年9月1日起《自由中國》雜誌之所以會被停刊也就有脈絡可循了。(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