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06〉郎靜山與林絲緞舞蹈社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3-08 人氣:

〈溫州街瑣記06〉郎靜山與林絲緞舞蹈社

(全民專欄/陳天授)現在羅斯福路三段283巷,在30多年前的景點,除了溫州公園,和台電宿舍內的加羅林魚木等這兩個地點最為有名氣,特別引起大家的注意與興趣。

這棵醒目又美麗的加羅林魚木,當年是種植在台電公司宿舍的圍牆內,隨著知名度的打開,吸引許多賞花者和攝影師來此地。現在已不再專屬於台電公司的獨享,而改為公共空間的提供大家可以自由觀賞活動,和備有座椅成為可以休閒的景點。

溫州公園近年來的加以整理和美化,更是讓溫州街成為台北市區重要方位的指標之一。猶記得當年內人坐月子期間,家父從台南後壁老家上台北來探望媳婦和孫女。

當下車轉搭計程車時,家父向計程車司機說「溫州公園」,或許是因為家父受日本教育,講的是台灣國語,司機竟然將家父直接就載到「恩主公」(行天宮),我們得費一番工夫向司機解釋清楚後,家父和他特地攜帶上來,而且已經過處理乾清好的七隻雞,才得以順利抵達溫州街的家。

我住283巷的期間,有天在附近的一棟公寓樓上掛著「林絲緞舞蹈社」的招牌,讓我想起1960年代中期我念高中時候買林絲緞寫的《我的模特兒生涯》。這書1965年由「文星書店」出版,而當年我對於這位勇於挑戰社會,開國內專業人體模特兒風氣之先,後又習舞蹈的傑出女性,印象極為深刻。

2009年6月7日《中國時報》刊出林絲緞接受專訪的記述,林絲緞說20幾年前,她在溫州街開設舞蹈教室,以啟發式舞蹈為特色。這時候我也才更深入了解她在夫婿李哲洋於1990年過世之後,她將李哲洋遺留下來的音樂史料七十大箱捐給藝術學院(現在的台北藝術大學),來嘉惠有志於台灣音樂歷史研究的後繼者。

以此推算,「林絲緞舞蹈社」這時間正是1980-90年代我家住溫州街的時期,只是我家小孩沒有從林絲緞老師的學習舞蹈,而是在住家附近的學學書法、鋼琴等其他方面的才藝課程。

林絲緞【文星版】《我的模特兒生涯》中有段文字,我引略述:…攝影界要想徵求一個模特兒都還不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當時,我在雕塑家楊英風先生那裏兼職,…他誠意的要求我為一位很有聲譽的攝影家服務,我總算答應了,這就是我進入攝影界的開始。…我第一次替他服務的這位攝影家,就是那位以奇特技法聞名於世的郎靜山先生。

上述這段文字敘述的時間,當是1960年代前後發生的事。1970年代後期,乃至於1980年代我從住家走出來,繞過溫州街加羅林魚木的往台灣大學校園的路上,特別是在86巷附近,我經常可以遇一位總是一襲青衫,或是長袍馬褂,他的這身穿著和獨特相貌,加上蓄鬍,從遠而近的擦身而過,很容易一眼就可以認得出來是攝影大師郎靜山先生。

我想我可以確定這時期的郎先生曾住過溫州街,但我不能確定他是住溫州街86巷的公寓,或是台灣大學教職員宿舍所改建的國宅大樓裡。記憶中我家小孩學繪畫的麥老師(其家人開設老麥攝影)授課地點,就在國宅大樓裡,偶爾會看見郎先生在附近進出。

郎靜山是以中國山水式的集錦攝影著稱,1949年來到台灣之後,也拍了許多當時黨政軍、商、社會文化各層面的名流名士,如張大千與蔣經國、溥心畬與京劇名伶焦鴻英的合影,特別是拍攝一幀著名電影明星李麗華的嫵媚照等等。

相較於郎先生的拍攝林絲緞照片,許多人因為從來沒有見過郎先生有半裸女的作品,就對林絲緞上述的話懷疑起來,林絲緞自己想這也許是當時因為限於經驗,未能使郎先生完成一幀理想的作品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