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26》殷海光與《曙光》文藝的一段記述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4-13 人氣:

《溫州街瑣記26》殷海光與《曙光》文藝的一段記述

(全民專欄/陳天授)《曙光》文藝創辦人楊正雄於2019年7月出版的《曙光文藝傳奇》一書中指出:「台大學生李慶蘭外尚有多人是讀作者,有位女生將曙光送了殷海光教授後,來信說殷教授要我去見他,北上時找她陪去殷教授宿舍,在客廳交談,我得知識,他知南部民情。殷教授提醒下次勿穿軍服(再去已退伍),他說巷口崗哨在監視。辦曙光他肯定,要我小心。」

這位將《曙光》送給了殷海光教授的女生,根據楊正雄在《曙光文藝傳奇》書的附錄1,有封楊正雄給文友虞和芳博士的信:「和芳文友:早安,那年,妳帶我去見殷海光教授,出國後,一直沒連絡。不久我重入殷居無限感慨!暑假又去德國?以前成大應鳳凰教授向我要曙光資料,乃由國家圖書館影印不太好。妳的大作找到二件如附件。祝 文安 楊正雄8.11」。

又據日前楊正雄給我的信息:「鄭貞銘的《百年風雲》在寫美國人的中國通費正清,提到是他導致《文星》停刋,殷海光的教授去職,但沒詳情,您或可找資料、線索,不清楚狀况,我後來因曙光困境沒再去殷教授宿舍。」

承上述,楊正雄因《曙光》困境,後來也沒再去看殷海光教授。楊正雄所指《曙光》困境,有可能是財務與銷路困境,或者是因殷海光所說「巷口崗哨在監視」,或者兩項困擾兼而有之,使其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擾,而未再繼續前往探視。

根據有限的相關資料顯示,導致《文星》雜誌停刊的主因,源自於 1965年10月,李敖在《文星》雜誌第98期發表〈我們對「國法黨限」的嚴正表示〉,公開批評國民黨壓制言論。國民黨認定李敖和《文星》的文章已對國民黨的統治「法統」構成威脅,於是在1965年12月對《文星》雜誌處以停刊一年的處罰,一年以後,又以「不宜復刊」為由,實際上勒令《文星》無限期停刊。

當時《文星》雜誌的主要執筆者包括殷海光、陸嘯釗、李聲庭等人。根據2008年11月15日《聯合報》登載記者楊正敏的報導指出:「1966年教育部發文借聘殷海光,要他離開台大。殷海光拒絕接受,隨即被警備總司令部約談,台大雖然有排殷海光的課,但他卻不能上課;隔年終於被迫離開,兩年後因胃癌病逝。」

2020年11月我在拙作《台灣政治經濟思想史論叢(卷六):人文主義與文化篇》,曾引余英時《中國文化與現代變遷》在〈費正清與中國〉(頁153-154)一文中提到:1967年台大要解聘殷海光,費正清晚上找余英時到他家去,商量怎樣由「哈燕社」出面給殷海光一筆研究費,邀殷海光來訪問。

余英時說他的任務是根據殷海光的著作向「哈燕社」陳詞。在談話之中,余英時察覺到費正清對國民黨深惡痛絕。余英時指出國民黨恐怕不會讓殷海光出境,費正清表示一定要通過美國政府施壓力。最後殷海光還是未能成行,祇好由「哈燕社」將研究費按期會給殷海光,使殷海光可以繼續留在台大。

從余英時的上述內容,或許可以印證後來台大雖然有排殷海光的課,但他卻不能上課的結果。因為當時殷海光除了在《文星》雜誌發表文章之外,他的主要著作《中國文化的展望》是被列為禁書。1970年代前後我一直想要購買該書來閱讀,但在市面上遍找不著。

2021年4月6日我與鄉親(長)楊正雄,他是台南佳里人,也是《曙光》文藝的創辦人,我們兩人從桃園龜山出發,一起到台北民生東路探視周伯乃先生,周先生是《曙光》文藝的大力支持者,是位名詩人,也是我學長,對我鼓勵與愛護有加。

周學長在這次的見面中,承蒙他特別的致贈活泉出版社印行殷海光《中國文化的展望》(紀念版)一書,和多本專刊雜誌,謹藉此向他表示個人最高的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