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安齋四談53〕解讀與摘錄注藍鼎元《平臺紀略》(十)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4-07-08 人氣:

〔安齋四談53〕解讀與摘錄注藍鼎元《平臺紀略》(十)

(全民專欄/陳天授)八月十三日,怪風暴雨,屋瓦齊飛。風雨中流火條條,整晚火燭光亮滿天。海水突然大漲,所有停泊臺港大小船,擊碎全盡,或飄浮到陸地上來。拔起大樹,傾倒牆垣,萬姓哀號,無容身地。施世驃、藍廷珍各自整夜外露挺立於風雨中。軍士蜂擁相攜持,不敢動,稍舉足則風颺顛仆,或裂膚破面流血。

隔天天氣平靜下來,郡治所在地方已全無完整住宅,壓溺死者數千人,浮屍蔽江,瓦片充塞馬路。署臺廈道陶範、府縣高鐸、孫魯等,親自到各地民家,安撫流涕,開啟穀倉來賑濟,埋葬死者扶助傷者。以風災飛報上聞,朝廷發放救濟金撫恤,受災百姓始得更生。

諸羅一縣未被風災波及,而朱一貴所屬楊君、李明等聚眾劫掠鹽水港。藍廷珍遣人緝捕,悉擒之。又林君等煽誘奸民,豎旗六加甸,俱為知縣汪紳文所獲,並解至府,會同陶範、高鐸、孫魯等質訊。決議將其押解內地。廷珍說:「剛平定亂事就想造反,既赦免又再造反,此輩不可以讓活。今解入內地,不能不牽累無辜,恐民間人人自危。且上下審駁奏報,往返動隔經年,海外反側地,非樹威不足彈壓。吾於就撫者加之恩,擒者棄諸市,庶奸徒悚息,可淨盡根株耳。亟梟示眾。定民心而固疆圉。有罪某自當之。軍中義得專殺,無預諸君事也」。皆說:「是」。

九月壬辰日,梟楊君、林君等為首四人,竿示其處,餘黨分別受杖斃、脖子套木板刑具殺頭、責付逐回內地。

復有黃輝、卓敬在舊社紅毛寮聚謀為亂,聲言羅漢門阿猴林有王忠等數千人接應,約定攻打府治。藍廷珍發兵擒捕,搜獲信札,與陶範、高鐸、孫魯等會訊。黃輝與卓敬都承認不法,並斬之。

陳章訪緝餘孽,復于南路觀音山招撫陳福壽以來。藍廷珍大喜,留陳福壽於軍中,是如家人款待,衣服食物都優厚。遠近賊徒,聞風思歸誠者益眾。杜君英久處山中,晝伏夜走,聞陳福壽就撫,頗心動。藍廷珍下令外委守備施恩、陳祥,以偵防者林生入羅漢門遊說。杜君英擔心被出賣,想與陳福壽當面詢問實情,即與俱來。藍廷珍派遣陳福壽同施恩等往。陳福壽尚在病中,載牛車以行。杜君英遂出。

藍廷珍待以恩禮,一如福壽,飲食、居處、遨遊,兩人不相離也。君英尚留其子杜會三未出。過了三天,知乃父無恙,千總何勉前往遊說,杜會三接受安撫。蓋九月中旬十數日間,陳福壽、杜君英、杜會三俱羅而致焉。

提督施世驃自風災驚悸疾作,以九月十五日卒死於軍中。藍廷珍奉命署理提督印務。

陶範、高鐸見君英等諸賊出入自由,懷疑日久有意外患,對藍廷珍說:「此輩都是罪大惡極,上所留意,今報獲,早晚消息必傳到京師,與朱一貴並殺,而公寬大至此,倘若被逃走將如何」?藍廷珍說:「我知道如果此賊失掉一人,我的身家將隨之不保。但王忠、陳成、鄭文苑餘孽未盡,不得不如此」。陶範、高鐸二人巡視陳福壽,杜君英等所居處,與藍廷珍臥榻止僅隔門窗,再對著藍廷珍說:「將軍膽太大矣!推誠至此極耶!萬一中夜有變,將何及」?

藍廷珍說:「無傷也,最遲十天就可以遣送到廈門」。陶範、高鐸都說:「難矣!公以撫為名,待之心腹。美衣豐食,恣其宴遊。彼安肯舍而他之。畏罪憚行,作何措置?留之則局不可了,有脫逃生變之憂;抑之則將束縛驅迫,駭人耳目,又恐中山遊魂,會說公從前皆是虛偽造作。廷珍說:「有我辦法處置他們」。

十月甲戌日,呼叫杜君英等人到軍幕中,欺騙說:「剛收到府裡來的信件,將授予你們兵士的守備任務,命令快速要你們到廈門接受考驗。天氣清朗風和,即日登舟可以嗎」?江國論不願意,藍廷珍罵說:「你貌輕福薄,固知非有官者之相」。呵叱責退。杜君英、陳福壽答應,藍廷珍大喜,賜金為盤纏,遣左右送行。坐上婦人車到軍幕中,使乘向海岸登舟。呼叫江國論、鄭元長過來,江國論等仔細想無法避免,強諾請行,亦賜盤纏坐上車而去。繼呼杜會三至,亦如之。蓋廷珍欲遣解諸賊,預備三舟,委弁目在舟以俟。自幕府至海濱,分令親隨丁壯,沿途徙倚,密為防備。順則善遣之行,逆則于幕內綑手足,閉輿中如婦人,不動聲色,市井可無有知者。君英等巽順以行,舟中亦善待之。

至廈,總督滿保奏報,奉旨解陳福壽、杜君英、會三赴京師,與朱一貴對質。朱一貴、李勇、吳外、……俱凌遲處死,親屬同坐。陳福壽、杜君英、會三以就撫從寬,斬於市。其餘在軍前擒撫諸賊,先後解到廈門,如黃殿、黃日昇、……鄭元長等,總督滿保發派提刑按察使收禁福州府獄候審,擬就地正法。

十一月已丑日,臺灣鎮總兵官陳策卒。署提督藍廷珍轉公文報送總督滿保,令金門鎮總兵官黃英到臺灣署理軍事。

法華暨孔雀明王經法會
重閣講堂長老悟空法師悲智菩提心花蓮祈福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