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生活隨筆之17》戰後、年改與長照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分享到微博! 來源:全民專欄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7-08-16

《生活隨筆之17》戰後、年改與長照

(全民專欄/陳天授)我出生於戰後的1950年代,說來真是幸運的一代,因為我不是生在日本統治台灣的殖民地時期,我不必像我的兄長們,他們要受日本人的氣,小學只能被迫選擇台灣人念的公學校上學,更不必日夜隨時跑防空洞,來閃躲分不清日本人或台灣人的美軍空機的轟炸。

雖說真是幸運的一代,但也可說是活在物質缺乏的年代,但畢竟戰後復原工作需要一段時間。我的父母親他們那一代,他們總覺得終於可以脫離日本人的輕視與控制,他們似乎都過著非常「認命」的日子,他們心裡或多或少也都存著希望下一代生活可以安定下來,所以寄望子女可以有一項固定的工作和每個月一份薪水,能從事公教職業,那是最好,也是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

我和許多的親朋好友都是同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經過許多管關卡的升學考試和謀職就業,才如願地能夠進入公教單位服務,擁有一份勉強養家餬口的薪水,和未來退休之後還能夠享有月退休俸的待遇,這是與政府之間的一份信賴和法律約定。

如今,我們這一群出生於戰後1950年代前後的公教人員,正當都是屬於屆滿退休的年齡,也正是現在執政蔡英文政府年改的對象。檢視現在台灣面臨的困境,首推政府財政困難,於是蔡政府將矛頭對準公教人員,祭出年改的轉型正義大旗,立法院的袞袞諸公,尤其是執政黨的委員也都配合演出,也要我們這批1950年代前後出生,現在正可享有退休待遇的公教人員共體時艱。

國家有難,執政的政府要公教退休人員共體時艱,或許不是一件很為難的大事,只是當明(2018)年7月年改制度開始實施之後,我們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他們正面臨他們的下一代小孩,薪資低的相對於房價高;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他們面臨他們上一代的父母親,年紀高的相對長照低。我們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正面臨著下一代和上一代的上下兩代夾攻的生活困境。

我們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都是生活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體制下,我們都理解資本主義市場競爭的基本概念,也都堅信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與民主政治之間的共生關係,也都接受資本主義體制下政府經濟職能的存在必要性。

我們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只是非常不解:當政府財政困難的時候,這所謂廣義「政府」(state)不正凸顯惡質政客與貪婪商人之間罔顧經濟倫理,正在上演一齣「交相利」的勾當戲,合力掏空國家與人民的財富,導致社會長期薪資結構的「不當資本利得」,影響我們這批戰後1950年代前後出生的退休公教人員,上不足於長照父母,下不足於培育兒女,這是現在執政的政府應該加以深思的。

陳天授老師

▲陳天授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