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閱讀胡適筆記33】有聰明而不與別人比聰明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2-03-07 人氣:

【閱讀胡適筆記33】有聰明而不與別人比聰明

(全民專欄/陳天授)1958年12月25日的行憲紀念日,胡適先後有兩場講演,一篇是《中華日報》以〈九年來國際形勢與我國關係—胡適在國代年會中演說〉的報導;一篇是《中央日報》以〈光復大陸委會全體會上胡適博士致詞讚揚三民主義認係科學的、具兼容並包精神擁護以主義為主的反攻計劃〉標題。以下僅就《中華日報》與《中央日報》,這兩大黨營報紙登載的內容加以引述。

《中華日報》對胡適在國代年會中演說的報導: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四十七年度年會昨日(二十五)在台北集會,出席國大代表一千四百三十八人。胡適博士被推選擔任上午九時二十五分在中山堂中正廳舉行的大會開幕式主席,胡適博士領導行禮,並即席致開會詞,以〈九年來國際形勢與我國關係〉為題,指出九年來我們度過國際形勢最險惡的時期而逐漸好轉,主要因素是靠我們自己的努力,再加上外界有利形勢的影響,才有我們今天站得住的國際地位。

胡適講演內容的概略從「大陸淪陷時情況最艱困」、「韓戰發生後情勢漸好轉」、「中美締條約關係極重要」、「助我守金門美立場堅定」、「以主義反攻大家應努力」等五個部分加以論述。

《中央日報》對胡適在光復大陸委會全體會上演說的報導: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胡適,昨天在該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中致詞,對總統前天宣佈反對修憲,以及總統昭示以主義為主,武力為從的反攻計劃,表示衷誠的擁護,這位無黨無派的學人,並且讚譽三民主義是反武斷、反獨斷、反教條、反不容忍,具有兼容並包精神的主義。他說:祇要我們保持這種精神,實踐這種精神,我們一定可以完成反攻大陸重建中華的使命。

該報導:胡博士首先表示擁護總統反對修憲的主張,他說總統宣佈中國國民黨和中央政府不僅是沒有修改憲法的意思,並且反對修改憲法。……對總統以主義為主,武力為從的昭示,胡適接著表示擁護。他說,在中美會談公報中,宣佈我們光復大陸要靠主義,靠人心,而不憑藉武力,當時有許多人批評失望,總統在了解這些批評和失望的表示之後,重新慎重說明這主義為主,武力為從的反攻原則,這是大政治家的魄力和風度。

胡適博士回憶當時說,中美公報宣佈以後,他和蔣廷黻博士談了半小時,蔣廷黻認為不憑藉武力反攻大陸的宣佈,是一個新時代的起點,而這一句話,代表了一個新轉變的開始,當時認為這席話未免太過於樂觀,回國以後,和許多朋友接觸,使他感覺到這一句話的確可以算是新轉機的開始,政府正努力向這句話去做。胡適博士說:「今天,我願高舉雙手,贊成這一句話,並且盡力協助政府去做。」這則報導最後也針對胡適闡述三民主義係科學的,也可以說是反武斷、反獨斷、反教條、反不容忍,具有兼容並包精神的做了登載。

另外,《中央日報》特別引《中央社》的新聞登載,胡適於前一日下午在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第五次全體委員會第四次會議中,以「無黨無派,二無黨委員」的資格,發表演說的內容之外,另又引《中央社》的一則新聞登載概略,胡適是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的副主任委員,他在二十四日該會委員們的午餐會上發表演說,當時該會主任委員陳誠也在做。

胡適站起來說話時,滿臉笑容地說:「我是一個逃兵,本會成立了四年,除了去年夏大曾參加一次綜合研究組會議外,昨天才第一次出席會議。這幾年來,各位已經研擬了三百多個方案,其中有兩百多個方案已經整理好,我曾看過一部分,知道各位如此的努力。我這逃兵很感慚愧,對各位很感欽佩。……陳(誠)主任委員告訴我的一個故事,我覺得很好,我應當為他宣傳宣傳。

這故事是:當本會第一任秘書長邱昌渭就職時,陳主任委員告訴邱昌渭一句話,「不要同別人比聰明,不要同大家比聰明。」胡適說:「我覺得陳主任委員說這句話有做總統的資格,有聰明而不與別人比聰明,這是做領袖的智慧,這是最高最高的聰明。我覺得這個故事是本會,也是將來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的故事。」

胡適又說:「我有一個同鄉聖人,名字叫朱熹,他是一個絕頂聰明而做笨幹功夫的人,他提出寧詳毋略、寧下毋高、寧淺毋深、寧拙毋巧的十六個字,這是了不得的。由此可知剛才陳主任委員的那個故事,就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所走的一條笨幹的路。」胡適又引述龜兔競跑的一個故事,……強調「絕頂聰明的人,多數都是走烏龜的路。」

最後,胡適說:「朱夫子的十六個字,也許可以加在陳主任委員的名言之後,為我們做光復大陸之前,和光復大陸後設計工作的一個參考。這十六個字的前面的四個字,本會已經做到了,所研擬的方案,都很詳細,後面的十二個字,也可以供我們茶餘飯後參考。」

檢視上述胡適在國代年會,在光復大陸委員會全體會上,和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委員們的午餐會上的三場演說內容,其所凸顯憲法的修憲、總統的連任,以及副總統的接班等議題,都已經逐漸地浮上出檯面了。(作者現任台北城市大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