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91》愛的親情傳遞使者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7-15 人氣:

《溫州街瑣記91》愛的親情傳遞使者

(全民專欄/陳天授)1980年前後的日子,我們國家的正面臨轉型時期,社會上有許多的大事情也似乎都在孕育或正發生著。對我個人和家庭而言,工作與生活也都隨時有新的事情發生或變化,我們都必須有善於因應才能存活下來。

就從以下的這幾張照片說起。第一張是二姊夫、二姊,與他們三個小孩的全家人合照,拍攝時間是40多年前在我結婚的喜宴上,地點就在我們台南後壁老家三合院的埕前。

照片中最醒目的除了二姊全家福的畫面之外,我們可以還特別看到他們身影背後的一副喜幛,懸掛的是馬星野先生祝賀我婚事所致贈的喜幛,當時他是我服務單位的上司主管。

回溯那些年,當時的二姊夫與二姊原本同在新營附近的一所國中教書,二姊夫在他們婚後通過了督學的考試,取得公務人員的任用資格。我記得二姊夫來台師大教研所進修的時候,他一度是在台南縣政府楊寶發縣長辦公室擔任秘書的工作。

二姊夫每周六從新營來台北的上課,他通常會在星期六的晚上夜宿在我溫州街家。因而我們有比較多聊天的機會,我們會不禁聊起年輕階段在鄉下農村成長的共同記憶,有時候也會談到彼此辦公室工作和關心家裡的生活情形,我們都會相互的打氣和鼓勵。

有件印象特別深刻的事,就在這段日子裡,我的身體健康逐漸發生了狀況。最先是我腿部髖骨的疼痛越來越嚴重,幾乎到了完全無法動彈的地步,真正體會到甚麼是「舉步維艱」的地步,也更深知甚麼是「病急亂投醫」的困境。

當初我膚淺的認為,這純粹只是骨頭痠痛或運動傷害的小問題,所以只要看看跌打損傷貼貼藥膏就好了,可是疼痛並沒有好轉;家人也開始建議喝喝藥酒應該會好些,甚至於找人利用昂貴中藥材浸泡成蛇類藥酒,這下真是害慘我這原本就不喜歡喝酒的人,當我喝了幾次之後,自己感覺更不舒服也就放棄了。

疼痛時我也曾到古亭市場買德國進口的「狗皮藥膏」,貼了之後暫時減輕疼痛,但還是沒有效果。我也曾每周六上午到和平東路,靠近現今國北師附近的一家專門以貼青草膏治療方式的私家藥店,由於病患很多,每次都還要很早就過去先搶到號碼牌,我不但要很早就忍著疼痛勉強的搭計程車過去,好不容易貼了青草膏,慘的結果是貼的地方因為皮膚過敏得奇癢無比,傷得更慘重。

另外,記得當時溫州街86巷附近有家中醫診所,我曾去過幾次的門診,這位老醫生是採用微電波在我腰部和髖部的震動治療方式,給我的感受是短時間內會有一點點減輕疼痛,但實際上並沒有改善的效果。

有次,二姊夫來台北上課,特地陪我去這家中醫診所之後,他建議既然這中醫師這麼好的醫效保握,何況醫藥費用又這麼昂貴,可否乾脆與醫生商量採取保證可以醫好的長期治療方式。當然,這結論是我再也不到這家中醫診所了。

最後的轉機是在我同事介紹去三軍總醫院的民眾診療處,掛上骨科主任姜醫師的門診,吃了幾次消炎止痛的藥之後,姜醫師介紹我到榮總住院檢查,經過兩個星期的檢驗報告出來,榮總醫院給我的診斷是屬於類風濕症的僵直性脊椎炎 (Ankylosing Spondylitis),是一種主要影響到脊椎關節的慢性發炎性疾病。

展開治療的期間,我就完全遵照榮總醫師的治療指示,不再亂投醫和亂貼膏藥。這段期間二姊夫從新營到台師大的進修,扮演的是我們後壁老家與溫州街家之間愛的親情傳遞使者。

另兩張照片,當時是在鄉下女兒給阿公阿嬤餵食,和女兒、兒子他們姊弟的生活情景。有些時候二姊夫工作忙,比較久時間沒有將台北溫州街的近況轉告給鄉下老人家時,父親都還會騎著機車,特地從安溪寮到新營二姊夫家問起我的病況。

這是在多年之後,二姊、二姊夫才告訴我鄉下兩位老人家,除了要幫忙我照顧小孩之外,還特別關心到我身體健康的情形。

這段二姊夫、二姊經常是扮演〈愛的親情傳遞使者〉的回憶,可正作為今(2021)年5月拙作《流轉的時光—臺南府城文化風華》,其中有篇〈拙耕園話滄桑〉的補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