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16〉殷海光故居與自由主義精神象徵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3-26 人氣:

〈溫州街瑣記16〉殷海光故居與自由主義精神象徵

(全民專欄/陳天授)殷海光故居位於溫州街18巷16弄1-1號,此處界於台大、師大及大安森林公園的位置中心點,為日治時期帝國大學現在是台大教授的宿舍群。如果直接就從和平東路1段248巷進去,要比從羅斯福路方向走溫州街下去,來得方便和省時多了。1956年殷海光從自由中國宿舍遷居於此,直到1969年胃癌過世。

1966年我在南部念高中時期,就已經久聞殷海光的大名,和非常想要接觸他的作品。當年我除了閱讀他常在《自由中國》雜誌發表的文章,和他翻譯海耶克《到奴役之路》等書。

1970年9月我離鄉北上之後,當時他已於1969年9月16日過世,但是我非常興奮買到他剛過世才1個月,陳鼓應為其編的《春蠶吐絲—殷海光最後的話語》一書。這書除了一篇〈給鼓應的信〉,和陳平景於1969年10月16日從美國加州Palo Alto城寫給殷海光的一封信之外,引起我注意的還有殷海光記述〈徐復觀〉和〈給徐復觀先生的信〉,以及記述〈唐君毅〉等多篇文字。

這幾篇文字之所以引發我的關注,主要是因為當年我正撰寫《近代學人著作書目提要》,徐復觀和唐君毅等兩位學人都是我選列的重要對象。2020年11月我在拙作《台灣政治經濟思想史論叢(卷六):人文主義與文化篇》略有提及。

殷海光對徐復觀的評論:「他兇咆起來像獅虎,馴服起來像綿羊;愛熱鬧起來像馬戲班的主人,孤獨起來像野鶴閒雲;講起理學來是個道學夫子,鬥爭起來是個不折不扣的步兵團長;仁慈起來像春天的風,冷酷起來像秋天的霜。然而他充滿了生命的奮進、鬪氣,一分鐘也不停,一秒鐘也不止。」

殷海光對唐君毅的評論:「唐君毅具有一種奇理斯瑪人物(Charisma)的性格。有強烈的復興文化的使命感。其為人也,沉篤、厚重、真實。我一看見他就感到他是人文教主一樣。他徹頭徹尾是個一元論者:道德的一元論和知識的一元論。他論事如用一個無邊無岸的氈子,任何東西都用這個氈子去蓋。所以他是搞錯了行的道德詩人。」

我住溫州街期間,仍然繼續關注對於有關殷海光自由主義思想的評論。1999年9月20日張灝在《中國時報》的一篇〈殷海光與知識分子〉的評論指出,……我們要強調的是:殷先生這種帶有強烈道德意識的自由主義,放在他生命的脈絡裡,有其不尋常的意義。

2002年9月18日林毓生在《中國時報》有三天的連載〈殷海光逝世以來台灣的民主發展—紀念殷海光先生逝世三十三周年〉指出,遺憾的是,殷先生剛毅而清醒的聲音,在那個年代,非但未能對政府產生振聾發聵的作用,反而惹來了當政者的厭恨。之所以如此的根本原因是:政府不成其政府,只是蔣氏政權的門面而已。蔣氏政權是不願改變其獨裁的本質的:它自然會認為推行民主的基礎建設,不但違反而威脅到它的政治利益。

1987年以前的台灣未解除戒嚴時期,特別是在1950-60年代殷海光所揭櫫人類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思想與理念,而且勇於面對來自統治階層的排山倒海壓力,其成就了殷先生是一位崇尚自由主義的悲劇性歷史人物。如今的殷海光故居亦已成為台灣自由主義精神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