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67》愛在疫情蔓延時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6-10 人氣:

《溫州街瑣記67》愛在疫情蔓延時

(全民專欄/陳天授)今天的遠距教學,會議交談中與學生略為討論到台灣目前面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情形。迄今台灣仍然停留在第三級疫情的階段,每天還是有2、3百名的確診患者,而且有20左右的死亡人數,凸顯台灣疫情的情勢依然嚴峻,有待國人全體上下的嚴密合作,來防堵疫情的擴大。

目前雖然防疫中心認為我們疫情還沒有必要升為四級的嚴重程度,但是因為三級疫情已給我們社會與生活帶來許多的不方便。我觀察學生的反應,他們的心情顯得有點沮喪,特別是他們已準備多時的表演節目,期待在學期結束之前大顯身手,好好表現一下,如今都已成泡影了。

學生心情的低落,我可以體會,但當疫情的嚴重威脅到我們生命的安全時,我們更是要格要小心。所以,也特別提醒同學,大家務必要做好自己的防備措施。因為,疫情竟然讓我們會感受到生命的是這麼脆弱。

回溯自己第一次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性,是在1980年的夏季,因病的住進榮民總醫院,在院裡的二個多星期日子裡,有時白天躺在病床,望著灰白天花板的時候,或是夜裡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之時,特別是感受「英雄」真怕病來磨,深刻體會生命的無常。

在那一段的日子裡,我最喜愛讀的一本書,就是糜文開主譯的《泰戈爾詩集》。當時我摘錄了許多泰戈爾的哲言,諸如:

「我曾經受苦,我曾經失望,而且我懂得什麼是死,於是我樂意於現在所生的這個偉大的世界。」(〈漂鳥集之三二三〉)。

「在我的生命中有些地方是空白的是閒靜的。這些地方都是空曠之區,我忙碌的日子便在那裏得到了陽光與空氣。」(〈漂鳥集之三二四〉)。

「死亡像出生一樣,都是屬於生命的。走路須要提起腳來,但必須要放下腳去。」(〈漂鳥集之二六八〉)。

「讓死的有不朽的名,但活得要有不朽的愛。」(〈漂鳥集之二八O〉)。

「當我們愛這世界時,我們才住在這世界裏。」(〈漂鳥集之二七九〉)。

「我們終有一天曉得,死亡永不能劫掠我們,—劫掠我們靈魂所獲得的東西—因為靈魂的所獲和靈魂只是一體啊。」(〈漂鳥集之三一三〉)。

「解救我吧,我的不滿足的過去,從後面緊抱著我,不容我死,請來解救我吧。」(〈漂鳥集之三二五〉)。

「在死之中,多數合一,在生之中,一化成多數。當上帝死去,宗教將合而為一。」(〈漂鳥集之八四〉)。

「讓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葉。」(〈漂鳥集之八二〉)。

「我想到那漂浮在生與愛及死的溪流上的別的年代都被忘了,我覺到逝去的自由。」(〈漂鳥集之九七〉)。

「塵土被侮辱,卻報以鮮花。」(〈漂鳥集之一O一〉)。

「黑夜吻著消逝的白日,在他的耳邊低語道:『我是死亡,是你的母親。我正給你心的誕生。」(〈漂鳥集之一一九〉)。

「疲乏的盡頭是死,但完善的盡頭是無盡。」(〈漂鳥集之一一一〉)。

「根是生入地裏的枝,枝是生在空中的根。」(〈漂鳥集之一O三〉)。

「上帝啊,讓我真實的活著吧,這樣死亡對我就變成真實了。」(〈漂鳥集之三一六〉)。

「環繞著生命的晴島,日日夜夜高漲着死亡的海之無窮的歌。」(〈漂鳥集之二五二〉)。

「生命因失去的愛而更豐富。」(〈漂鳥集之二二三〉)。

「世界沒有損漏,因為死並不是破壞。」(〈漂鳥集之二二二〉)。

「靜寂的夜有慈母的美,喧囂的晝有孩子的美。」(〈漂鳥集之二九八〉)。

「透過萬物的憂戚,我聽到『永恆母親』的低唱聲。」(〈漂鳥集之二七一〉)。

「詩人的心,在風與水的聲音中的生命之波浪上漂浮着,舞蹈着。」(〈採果集之二十三〉)。

「是誰向命運一樣驅遣着我?是『自我』跨在我的背上。」(〈漂鳥集之一七三〉)。

「葉兒在戀愛時變成花。花兒在崇拜時變成果。」(〈漂鳥集之一三三〉)。

「死的泉源使生的止水噴放。」(〈漂鳥集之二二五〉)。

「生命授與我們,但我們須付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漂鳥集之五六〉)。

「生命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這同一的狹船裏,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漂鳥集之二四二〉)。

以上這些詩哲泰戈爾的敬頌生命之歌,我都已經收錄在拙作《生命筆記》(電子書),業交HyRead ebook的平台提供服務。

台灣新冠疫情的肆虐,我們當記取泰戈爾的敬頌生命之歌。我自己也有首小詩〈慰語〉:當悲哀的事來臨,/ 當身體遭惡魔傷害;/ 別人的慰語只是耳邊的風,/ 醫生的藥方也只是落地的灰塵;/ 我之所以能不悲哀,/ 因為我擁有我的愛,/ 我之所以不能死去,/ 因為我擁有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