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溫州街瑣記58》作家謝冰瑩女士的二三事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21-05-28 人氣:

《溫州街瑣記58》作家謝冰瑩女士的二三事

(全民專欄/陳天授)好友鄭教授在「民國史讀書會」介紹作家謝冰瑩是奇女子,並引述謝冰瑩的話:「在這個偉大的時代裏,我忘記了自己是女人,從不想到個人的事,我只希望把生命貢獻給革命,只要把軍閥打倒了,全國民眾的痛苦都可以解除,我只希望跑到戰場上去流血,再也不願為著自身的什麼婚姻而流淚歎息了。」

回溯1960年我在南部念高中的時期,著迷於謝冰瑩寫的《女兵自傳》,自己還曾經一度將她與冰心的名字和作品混為一談的糗事。

1948年謝冰瑩受聘到當時由謝東閔擔任院長的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任教,1971年在往美國探視兒子的油輪上摔斷腿,後便退休移民美國。2000年過世,享年94歲。生前她曾擔任中國文藝協會第一任理事,也是中國婦女寫作協會發起人之一。1984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榮譽文藝獎章。

網路登載有篇應鳳凰、鄭秀婷寫的〈馳騁沙場與文學創作的不老女兵——謝冰瑩〉指出:「謝冰瑩正直、正義的個性在她的文章中隨處可見,……可說是思想十分進步的時代新女性,然而她在六○年代與蘇雪林聯手抨擊郭良蕙的小說《心鎖》,批評內容荒淫有損社會風氣,導致《心鎖》被禁,郭良蕙被三個文學社團退社,是為文學史上著名的「心鎖事件」,這卻又與她的作風背道而行,令人費解。」

我在陽明山莊的周學長轉述了謝冰瑩與郭良蕙的一段「八卦」:郭良蕙推出她的〈心鎖〉小説,中國文藝協會召開常務理事會,要開除郭的會員資格,其中有人認為內容太黃,而郭良蕙反駁說:「我的小說是黃,但我只結一次婚;而某人的作品不黃,很道學,但她結了三次婚!」

周學長再給我有關於他在文壇的記述:早年,他〔周學長〕與郭良蕙稍有接觸,但她丈夫在嘉義機場當飛行員,他在通信大隊任職;另一女作家陳克環與他較有來往,她在台南亞航任職,先生羅化平也在台南機場,雷虎小組隊長,後來都調來台北,不幸,陳克環早逝!

另,以下我轉述「民國史讀書會」ts賈的一段文字:謝冰瑩一生有過三段婚姻,最後一任丈夫為賈伊箴,兩人在1940年結婚。賈伊箴畢業於燕京大學化學系,曾到英國留學,回國後就在燕京大學任教。1948年冰瑩應聘至台灣師範學院(師範大學前身)擔任中文系任教,同時負責教授「新文藝習作」。賈伊箴則擔任化學教授,同一時間也擔任剛剛在花蓮復校的「兵工工程學院」化學教授。

據了解,1951年花蓮大地震,兵工工程學院校舍損失慘重,乃在台北市龍門里新生南路三段新建校舍,龍門里內原分布有日式宿舍,為龍坡里溫州街日式宿舍群之延伸,主要分布區域為新生南路三段19巷及和平東路二段18巷內,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舊校長宿舍亦曾座落在龍門里內,但已於2002年因興建龍門國中而拆遷。

兵工工程學院讓人聯想起抗戰時期曾任兵工署長俞大維,1954年他出任國防部長,1958年8月23日,經歷八二三砲戰。1965年初,因病辭任國防部長、轉任總統府資政,國防部長一職由蔣經國接任。1993年俞大維病逝,享耆壽96歲。他生前居住溫州街22巷4號的「俞大維故居」,2017年北市文化局評為「市定古蹟」。

我因住溫州街多年,對和平東路、新生南路、羅斯福路附近的風物、學校和名人故居都所注意。尤其感謝諸好友提供了謝冰瑩女士這麼多寶貴的人與事資料,特別誌記下來,以備未來增修拙作《台灣政治經濟思想史論叢(卷六):人文主義與文化篇》之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