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TB新聞網
新聞首頁 > 全民專欄 > 《文創漫談之7》詩品文學生命的文創效益
分享到臉書FB!   分享到Google+!   分享到噗浪!   分享到推特twitter!   作者:陳天授 時間:2015-06-16 人氣:

《文創漫談之7》詩品文學生命的文創效益

(台灣商報新聞)時間過得真快,詩人周夢蝶自去年的五月逝世已屆滿周年,這幾天文化界人士不但為他辦了追思會,同時宣布為他籌募獎金來辦理「周夢蝶詩獎」,以及未來準備為他出版紀念詩集《夢蝶草》,希望透過這些活動以延續詩人作品的文學生命,和傳遞詩人的人道主義精神。

初識周夢蝶大名始於1960年代中期,我開始寄宿在外的高中階段,當時我正着迷於文星書店出版的一系列作品。我時常流連於嘉義市的文友和明山書局,陸陸續續購齊文星叢刊編號115《胡適選集》(1966年版)的一共12集,和編號118《傅斯年選集》(1967年版)的一共十冊。

我在那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也就特別喜歡《胡適選集》其中的《詩詞》這一冊。由於受到胡適詩的影響,我就注意到文星叢刊編號163,周夢蝶出版《還魂草》的詩集,只是當時在嘉義尋覓不著,畢竟嘉義不若台北的買書方便。

1970年代初的北上念書,系上每學年都會舉辦小型書展,書商擺設的攤位經常會出現有三民書局的三民文庫、新潮出版社的新潮文庫等書,唯獨不見文星書店的文星叢刊,當然難買到周夢蝶的《還魂草》。一直到我加入《輔大新聞》的編務時,當時的工作夥伴經常談到周夢蝶的詩,我才知道他當時在明星咖啡廳門口擺攤賣書,堅持過著他自己獨特風格的文人生活,並且書寫不斷地完成他的詩作。

詩人周夢蝶的作品和人格,誠如藝術文化是無價的,是獨一無二的,在華人文學史上也會有他該有的地位。如果從詩人作品的文學生命所創造出來的印刷、出版、書店等產業,乃至於詩人建立紀念館所衍生出來的會展、觀光、文化休閒等產業,我們深知其文化產業所具備市場機制的意涵,也就不再那麼會排斥文創效益了。

《文創漫談之7》詩品文學生命的文創效益

▲《文創漫談之7》詩品文學生命的文創效益